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韶山情思:毛主席故居每年吸引游客过百万

韶山情思:毛主席故居每年吸引游客过百万

2018-07-10 16:43

韶山毛泽东同志故居

韶山毛泽东同志故居


毛泽东手书《蝶恋花·答李淑一》

毛泽东手书《蝶恋花·答李淑一》


  很久没有发自内心地写一篇“征文”类的文章了,但今天我却要写一篇长文,虽然它已超出征文规定的字数限制,很可能入选无望,但我唯想写出来心里才觉释然——只因我最近去了一趟韶山,所见所闻,所感所悟颇多。

  一

  首先我真没想到,现在到韶山瞻仰毛主席故居的人竟有这么多。据当地统计,2003年是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那一年来韶山的国内外游客达到100万人次。五年后,2008年就增加到320万人次,2009年再增加到500万人次,2010年突破了600万人次。今年是建党90周年纪念,预计将会有更多的人来。这种盛况,只要到毛泽东铜像广场就能看到。

  在中国,这是独一无二的以开国领袖毛泽东的名字命名的广场。它依山顺势,恢宏壮观。在主轴线的东端入口处,横卧着一块金黄色的天然巨石,酷似中国版图。上面镌刻着大书法家沈鹏题写的八个苍劲大字:“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字字溢红光,亮人眼目,字字若有声,撼人心魄。从这里走进去,是12.26米宽的石板瞻仰大道,步步使你心潮澎湃。大道两边,有六处对应的石景,上面镌刻着毛泽东手书的诗词真迹,艺术地展示出毛泽东的人生。在这条大道的尽头,是集会区、纪念区、瞻仰区。在56棵雪松的映衬下,10.1米高的毛泽东铜像面向东方矗立在广场主轴之端,高大伟岸而又平易近人。他手握文稿,宣告一个时代的开始,他胸前写有“主席”字样的飘带标示着他就是这个时代的领路人。

  我去的那天是一个星期五,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既不是公休日,也不是节假日,可是毛泽东铜像广场上人山人海,来自各地的群众一批一批地进场,一批一批地退场,络绎不绝,源源不断。打着小旗的导游在给他们带领的团队讲述毛泽东铜像运输途中和揭幕那天的传奇故事。到这里举行宣誓仪式的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共产党员举手向毛主席宣誓,毕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还有那些众多的到这里给毛主席献花的团体、家庭和个人,他们抬着或捧着花篮在台阶下排队等着,在《东方红》的乐曲声中,一队一队、一家一家、一个一个连绵不断地走上台阶,向毛泽东铜像三鞠躬,两名武警战士护卫在花篮两侧向献花者行军礼。更有许多没带花篮的男男女女,走上台阶,把腰深深地弯下去、弯下去,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在离开铜像往外走的路上,我和一队红领巾同行,问身边的一位小女孩儿:“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她回答:“我们是常德来的。”“哟,好远啊!”我叹道。她抬头看看我问:“您是从北京来的吧?您比我们更远喽!”我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呢?”她笑道:“您说的是普通话啊!我能听出来。爷爷,你到纪念堂去看过毛主席吗?”我说:“看过,毛主席在世时,我在北京上大学,每年五一、十一都能看见他在天安门城楼检阅我们,他逝世不久,我去纪念堂瞻仰他的遗容。”她周围的同学都挤了过来,小姑娘眼巴巴地仰望着我说:“你多幸福啊!想毛主席了,就可以去纪念堂看他。”

  我拍拍她的头顶,她那圆润润的笑脸,稚嫩嫩的嗓音,还有那看我的眼神,深深印在我的脑际。

  二

  这次去韶山,我在毛泽东纪念馆里更清楚地了解到毛泽东一家人的具体情况:1920年,在不到110天的时间里,毛泽东的父母相继去世。家里只剩下大弟毛泽民、小弟毛泽覃、堂妹毛泽建。毛泽建虽说是堂妹,但从小过继到他们家,也和亲妹妹一样了。毛泽民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牺牲在新疆,时年47岁;毛泽覃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牺牲在江西,时年30岁;毛泽建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牺牲在衡山,时年24岁。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牺牲在湖南长沙,时年29岁;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8岁就跟母亲坐牢,历经苦难,1950年带头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牺牲在朝鲜战场,时年29岁,至今尸骨埋在异国他乡;毛泽东的亲侄儿毛楚雄1945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活埋,时年18岁……站在韶山这个地方,我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为了中国革命,毛泽东不仅贡献了他的毕生,也几乎付出了他整个家庭。

  我听见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自叹自语地说:“满门忠烈啊!满门忠烈啊!”他面对着杨开慧烈士的遗像,长久地凝神仰望,他那已经昏花的双眼里,分明闪耀着亮亮的泪光。这时候,他要求推轮椅的人把他扶起来,手指着展挂在墙上的杨开慧烈士的遗书手迹,他要近距离地看看。我于是也凑上前去看。这是我从来不知晓更没有见过的。从说明文中得知,1982年3月10日,政府在修缮杨开慧烈士故居——长沙县开慧乡板仓杨家老屋时,工人们从开慧卧室后墙离地面约两米高处的泥砖墙缝中发现了杨开慧的手稿,有自传散文《从六岁到二十八岁》,五言诗《偶感》、书信《给一弟的信》等共12页,约4200字。由于藏在墙内50年之久,纸张已经发黄,模糊不清的字迹里,却可以显现出烈士清晰的形象。在《从六岁到二十八岁》这篇自传散文里有这样一段:

  “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见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爱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因为我不要人家的被动爱,我虽然爱他,我决不表示,我认定爱的权柄是操在自然的手里,我决不妄去希求)……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自从我完全了解了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一个命运!”

  1929年,朱德的妻子被湖南反动当局杀害,并砍下她的头挂在长沙示众。杨开慧意识到敌人也绝不会放过她,写下了《给一弟的信》:

  “亲爱的一弟!我是一个弱者,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不能强悍起来,我蜷伏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栗而且寂寞。在这个情景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你于是乎在我的心田上就占了一个地方……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唉,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儿啊,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绕得我非常厉害——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地闹了一晚!我决定把他们——小孩儿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但是倘若失掉一个母亲,或者更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能够抵得住的,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成长,而不至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这一个遗嘱这样的信,你见了一定会怪我是发了神经病?不知何解,我总觉得我的颈项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不能不早作预备!”

  1930年1月28日,杨开慧被捕之前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