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天然气价改年内尚难实施 专家称通胀压力系主因

天然气价改年内尚难实施 专家称通胀压力系主因

2018-07-10 16:53

  □记者 施智梁 王蔚 实习记者 高伟 北京 上海报道

  近日,一位权威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他表示,天然气价改已成为国家要重点推进的能源资源领域改革,但由于通胀等方面的考虑,价改方案年内尚难出台。同样的消息记者从相关企业处获得印证。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由于国外气源在我国天然气结构中占比越来越高,国内天然气巨头在国内外价格倒挂的情况下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进口气源的亏损。以几大巨头为代表的业内对天然气价改的呼声越来越高,从中长期来看,天然气价格改革势在必然。

  据了解,我国在天然气需求上的增长使得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正在逼近20%,LN G和中亚管道输气成为最重要的两种进口气源。

  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研究部署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时指出,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推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并再度明确“稳步推进电价改革,完善成品油、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

  中国社科院预计,2015年中国天然气需求缺口为500亿-600亿立方米,2020年缺口将达到900亿立方米。有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天然气产量达到944 .8亿立方米,比2009年增长12.1%。进口液化天然气(LN G )934万吨,增长75%;管道输送天然气首年进口44亿立方米;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15%。预计2011年,天然气绝对消费量将比2010年再增加200亿立方米,增长20%左右,供需缺口将进一步扩大。

  我国现行的天然气定价机制实行以国家定价为主、市场调整为辅的管理形式,即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依据天然气供应的自然流程实行分段管制。在定价模式上,无论是出厂价、管输价还是天然气终端价格,我国均采取成本加成的定价模式,即根据天然气的补偿成本加合理利润并兼顾用户承受能力来确定我国天然气价格。

  业内一般认为,现行天然气定价机制,适应于我国单一气源供应的格局,伴随我国多气源(国产气、进口管道气、进口LN G )、多管线相互调剂、联合供气格局的形成,这种价格模式已落后于我国天然气市场的发展趋势。此前有消息传出,一个价改方案的新版本是市场净回值定价法:这种定价方式改变了过去由政府定价的方式,将天然气价格与市场化的替代品种价格挂钩,形成由市场确定的终端价,再减去管输价格,倒推出门站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邓郁松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目前气源和管道逐步多元化,尤其是进口气的比例逐渐增加的情况下,国家有关决策部门应该考虑如何解决气源多元化带来的天然气成本变化以及国内外价格倒挂问题,有必要对现有价格机制进行改革。

  不少人士认为现行的定价机制导致了天然气行业的恶性循环。

  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研究所所长单卫国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国内低廉的天然气价格刺激了更多的用户需求,甚至原来用油的现在都改用气了,而需求的增加又进一步刺激了进口气比例的增加,近两年进口气的价格高出国内很多,国内天然气价格上涨缓慢。进口气源的亏损往往需要企业承担。

  不久前中石油向媒体表示中石油2010年进口中亚天然气64亿方,亏损50亿元。

  “价格机制的调整已经是当务之急,这不存在窗口期这样的说法。”单卫国表示,早在进口气引入的时候就应该上调天然气价格。现行的天然气定价机制未能准确反映国际天然气价格,一旦进行天然气价改,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天然气价格上涨。业内普遍认为,目前国内依然严峻的通胀压力是延迟天然气价改的主要原因。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教授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外的形势诸如欧洲债务危机、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等外部环境的变化都可能使现在政策发生加速逆转,国内通胀可能会加剧。而国内现在的通胀压力已使得大量中小企业境况艰难,今年实在不宜对天然气价格改革进行大的动作。

  此外,刚刚过去的多地淡季电荒让电煤矛盾再次被聚焦,电煤价格飙升、煤电联动执行滞后都被认为是造成电荒的重要原因。鉴于电力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电价市场化改革再次被放到非常急迫的地位。

  刘毅军认为,从这几年日投产的资源价改重要性上看,天然气价改应排在电价改革之后,“不论是价格调整的频率和幅度,还是机制的转变上,电价改革相较于气改明显有着更大空间。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把天然气定价机制细化。”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终端销售电价已经上调,成品油定价机制由于市场化程度较高面临更大的涨价概率,年内给天然气价改留下的空间很小。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