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云南红河43人涉黑案庭审主犯不认罪

云南红河43人涉黑案庭审主犯不认罪

2018-07-10 17:02

  6月20日红河中院开审个旧市马志保(绰号马小保、胖哥)为首的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43名被告人被控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贩卖运输毒品等14项罪名。

  6月21日先后9名被告出庭受审,这些人供述表明了马志保就是他们组织的老大。

  6月22日该组织的头号贩毒分子,曾经的法官车建彬受审。其当庭表示自己贩毒并未与马志保合作。

  6月23日车建彬的情妇刘慧芳受审,她表示帮车建彬贩毒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只是从车建彬处得到一些生活费。

  6月27日法庭调查结束,庭审从法庭调查进入到法庭辩论阶段。马志保和大多被告人拒不认罪,唯一认罪的被告人吴斌,面对民事赔偿请求,扬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6月28日庭审辩论继续进行,贩毒法官车建斌否认自己贩毒,称顶多算是非法持有毒品和非法转移毒品。不过他的情妇刘慧芳当庭认罪。

  历时10天的个旧马志保涉黑案审判昨日下午4时结束。最后一天出庭的马志保坚持表示自己是合法的商人,所有指控都是冤枉的。

  最后一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就马志保是否涉黑和其他成员是否参黑进行了激烈辩论。马军前日的辩护多次遭到检方反对,检方认为他的辩护有诽谤嫌疑,马军表示,他不害怕检方向任何部门进行反映,“本辩护律师从业31年,不是被吓大的。”

  本案还涉及多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然而,在涉及马志保的民事赔偿指控中,马志保以“不在场”、“不知道”为由拒绝赔偿,其他愿意赔偿的被告也都表示“现在无力赔偿”。

  是否涉黑?

  检方:有显著黑社会组织特征

  证据显示姚润等人从1998年开始就在马志保手下,参与各类恶性案件。辩护人却说每次暴力事件都是临时集结、突发性的,事前没有预谋。10年时间,发生数十起恶性案件,正好说明马志保团伙有着严密的组织,才能够在很短时间内集结数百人到某个地点。

  马志保组织有着明显的黑社会组织特征,首先,马志保为首的涉黑组织有很强的暴力性与组织性,充分表现在有策划者、组织实施者。其次,马志保通过控制矿山、强行入股、收保护费等手段敛财,通过钱财控制小弟,确保马志保命令的执行。大量的证据说明,马志保是披着合法的外衣,以商养黑。第三,马志保组织用枪威胁合法矿主,横行矿山;不支付一分钱,强行入股娱乐业,在个旧的KTV开业,必须经马志保同意;利用行贿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达到控制一方的目的。

  辩方:没有保护伞 不算涉黑

  昨日下午,第一被告辩护人马军继续答辩。他表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必须有4个要件。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老大必须要有建立组织的主观故意,但检方提供的所有证词都无法证明马志保建立组织的主观故意。

  要想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还需要有保护伞,但在该案中,检方指控的保护伞就是个旧市公安局的民警罗林和袁生。检方并没有提供两人因为纵容保护黑社会性质组织而被判刑的证据,所以,马志保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指控不成立。

  律师诱供?

  检方:辩方律师有诱供嫌疑

  马志保情妇兰敏的辩护律师第一轮的辩护意见,被检方认为有诱供的嫌疑。

  辩方:欢迎相关部门监督

  第二轮答辩时,兰敏的律师表示,检方的起诉书存在重要的程序问题,没有任何关于兰敏的犯罪要素,她不知道检方的举证大纲是什么,作为兰敏的辩护律师她只能在庭上对兰敏进行提问,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检方说要向有关部门反映(她涉嫌诱供的行为),她欢迎相关部门监督。

  检方VS辩方

  强加罪名?

  辩方:“制造黑社会”夸大影响

  检方故意拔高案件性质,把一些已经判决的案件、治安案件归到马志保名下,就如先编织好一个涉黑组织罪名的大箩筐,然后把所有的罪名装到马志保名下。 <

  2004年,个旧熊进文涉黑案,省高院判决,熊进文不是涉黑组织。这起案件中,没有对已经外逃的马志保定罪,生效的判决都这么定了,马志保不能算涉黑。现在正在构建和谐社会,公诉人却在没有“黑社会”的地方定一个“黑社会”,夸大马志保的影响。

  检方:大量证据支撑指控

  辩护人自己拔高了案件性质,检方起诉马志保的罪名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与“黑社会”是两个不同的罪名。检方指控马志保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有大量证据证明的。辩护人说检方强加罪名给马志保,可以拿出证据来,也可以举报。

  2004年,马志保在逃,法律没有规定逃犯的罪行不能追诉。不能说要营造和谐社会就不去打黑,打黑才是为了营造和谐社会、和谐红河。辩护人行使独立辩护权,履行自己的职务,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才说出这番话,他们也表示理解。检方佩服辩护人,把芝麻说成西瓜。

  证据违规?

  辩方:零证人出庭不能算证据

  马军提出,检方宣读了100多份证人证言,被告人对这些证人证言拒不承认,证人不到庭作证,零证人出庭,这些证言不能算证据。

  检方:具有法律效力

  检方则表示,法律并没有规定,证人不到庭,证言就没有法律效力。

  民事赔偿

  不在场 不知道 不赔偿

  刑事部分审理完毕后,法庭开始审理民事部分。马志保涉黑案涉及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共有6起,其中有3起的被告人中有马志保。

  在赵强被杀案中,马志保等人被索赔30余万,但马志保称自己不在场,不予赔偿,其他几名被告虽然说愿意赔偿,但都表示现在没有赔偿能力,只能出狱后再赚钱赔偿。

  在万祥红被伤害案中,马志保称万祥红不是他找人去打的,不予赔偿,赵永桓说自己只是踢了万祥红一脚,万祥红到底是被谁砍伤残疾的他不清楚,他只负责踢一脚的赔偿,伤残部分不赔偿。

  在颜红被伤害案中,被控实施伤害的赵永桓说自己没打人,赵永久则说他们打伤人的时候,颜红没有孩子,所以不该承担颜红子女的抚养费用。姚润和陈光亮则说自己没能力赔偿。

  在李仕超被伤害案中,马志保说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不予赔偿,李沙咀则说自己没参与打架。

  伤害江雷的吴斌仍然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而李红明被伤害案中,马志保也以自己不知道为由拒绝赔偿。

  综合来看,在马志保涉黑案中,所有的受害人短时间内基本都拿不到伤害赔偿。

  最后陈述

  马志保等8人不认罪

  民事赔偿部分审理结束后,法庭进入最后陈述阶段,43名被告中, 35人对检方的指控表示认罪,认罪的被告人表示后悔,大都希望法庭能公正审判,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减轻处罚。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