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浙江苍南官员分限价房整改僵局:无房者拒退补偿

浙江苍南官员分限价房整改僵局:无房者拒退补偿

2018-07-10 17:08

  李伊琳

  半个月过去,“苍南官员私分850套限价房”一事,仍未了局。

  位于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本应面向中低收入家庭销售的850套限价房,最终有80%被苍南县级和乡镇机关干部购买。此事被公开揭露后,6月17日,苍南县官方宣布龙港限价房的分配方案“存在不科学、不合理和操作性不强等问题”,决定停止执行相关分配方案。

  这850套限价房的重新公正分配被舆论所期待。但本报记者了解得知,由于一些已获得购房指标或已经获得补偿金的机关职员拒绝退房退款,目前此事的整改正陷于僵局。

  “我们不仅在等限价房的新方案出台,还在等监管部门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6月24日,一位之前向媒体举报此事的当地机关干部告诉本报记者。

  据悉,6月22日,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亲临苍南调研。其间,陈德荣关注和过问了限价房事件。据称,从那天后,相关部门开始对无房户展开调查和统计。

  但记者再次向苍南官方相关人士求证,对方称“还没有详细处理方案”。

  神秘“补偿金”

  作为风暴中心的那850套限价房,位于苍南县龙港镇新兰村,占地面积60.5亩,于2009年1月开工建设。

  6月24日,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限价房小区由两幢小高层和9幢高层组成。原本立在大门口的两幢楼上挂着“顺利封顶”的条幅,现在已经被卸落。

  这两幢楼在6月8日已封顶,另外4幢楼也即将封顶,剩下的几幢正在抓紧施工,整个工程将于明年8月份完工。

  苍南县灵溪镇凤池乡的陈响(化名)是这一批限价房的指标获得者。

  从限价房小区驱车约半小时,就到了凤池乡办事处。在办公室里,陈响端出一锅毛豆让记者尝尝“正宗绿色食品”。这里虽然是办公室,但棉被、厨具等家居摆设俱全。

  “没地方住,他把这里当家了,住这里一年多了。”陈响的同事钟亮笑着说。虽然陈响、钟亮(化名)等三人共用一个办公室,但陈响吃住都在这里。

  陈响和钟亮都属于苍南县属下行政部门的职员。在这次的850套限价房分配中,经过费尽周折的争取,陈响和钟亮一起分得一套购房指标。但钟亮自愿将半套房指标出让给了陈响,由此得到7万元的补偿金。

  类似钟亮这样收了补偿款的机关职员不在少数。有知情人士介绍说,另一位办事处的副书记,获得的补偿款有20多万元,

  据本报记者调查,在前期的限价房分配中,苍南县的十几个乡镇或者办事处都设立了金额不等的补偿金。用于“平衡”和安抚一些未能拿到分房指标的无房职员。

  “比如同一个机关里的两个人,条件差不多,工作时间、职位都差不多,一个分到了房子,另一个没分到,这样就有可能得到补偿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凤池乡干部介绍说,还有就是一些没分到房子,但会“闹”的人,也或多或少会得到。

  获得补偿金的条件和计算方式并没有公开的标准,“明明暗暗的都有。”上述凤池乡干部说。其支付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方支付,有的是得到分房指标的人支付,有的则是由“神秘账户”支付。比如钟亮拿到的7万元补偿金,就不是由陈响支付,而是通过凤池乡办事处办公室一位人士的个人账户转到了钟亮名下。

  当地有种说法是,补偿金的来源与基层的“小金库”有关。但此传言未得到证实。

  在“领导优先分房”事件曝光后,原有的限价房分配方案被叫停,需要重新分配。单位要求钟亮退还这7万元补偿金。钟亮拒绝:“房子就在那了,总得有个分配方案出来吧?我原本就是无房户,干嘛先退这个钱?”

  那位拿了20万元补偿金的副书记,也拒绝退出。

  由于操作的不透明,没有人能准确掌握在苍南有多少人拿到了补偿金,共支付了多少金额。但公开呈现的事实是,由于前期领到补偿金的人纷纷拒绝把钱“吐”出,使得眼下限价房的重新分配陷于僵局。

  保障房怎样沦为“特供房”

  僵局不仅缘于补偿金的纠葛,在苍南基层机关,已有一些舆论放出“狠话”:如果这第四批限价房要重新分配,原来的分房指标被取消的话,那么早前第一、二、三批限价房,也应当重新分配。

  而这第一、二、三批限价房不属于这850套房之列,它们早已建成。

  据了解,苍南县已经开发了三期安居房,销售对象主要为县机关干部。其中第一、二期建设时间分别在1997年和1999年,分别开发192套和480套,均以“福利房”分给机关干部。这几批安居房据说面积大多在100平方米以上,全部位于灵溪镇,是政府官员集中的居住地。

  第三期安居房也同样按照类似第四批这样的“领导优先”的方案被分配到户,有的甚至已经入市做了二手房交易。

  “现在这第四批限价房的价格起码每平方米在13000元以上,而当时的限价房价格则在3000—4000元一平方米左右。”苍南县灵溪镇一位地产中介人士透露。

  “限价房”属于保障房类型。根据国家政策,保障房资源应面向全社会分配,但在苍南,却在制定分配方案的过程里,一步步沦为机关官员的“特供房”。

  2010年1月,浙江省政府根据国务院办公厅有关文件精神,颁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住房保障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规定保障性住房统筹用于解决城市中等偏下收入家庭住房困难。

  在省级文件中,对限价房的套型建筑面积有规定。以90平方米以上普通住房为主。正因为“为主”两字,限价房面积一步步开始撑大。

  2011年3月,温州市政府根据上述浙江省政府文件精神,制订并颁发了《关于限价商品住房管理试行办法的通知》。

  本报记者没有看到苍南县根据上级温州市政府上述规定之后的相关执行文件,倒发现其限价房的分配方案该县更早时期有两个政府文件。

  2010年2月5日,苍南县政府颁发了“苍政发[2010]14号”文件。销售对象明确规定为区域内“中等收入群体住房困难户”,且中等收入群体并符合享受房改政策而未享受的人士被有限考虑。

  更详细的规定显示,这些销售对象被明确规定为“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在职干部、职工。单身申购者年龄限制在35周岁以内。

  而且,在这份文件中,住房面积控制标准起点的对象分“一般干部”,“机关科(局)级干部、事业单位中级职称”,“县处级干部(副高级职称)”三类人群,限购面积分别为75平方米、85平方米、100平方米。超出部分面积根据市场价购买。

  基层闹剧

  2011年4月21日,苍南县政府又针对限价房分配颁发了“苍政发[2011]89号”文件。这是对14号文件的一个补充和说明,其中将单身年龄、职务职称、户籍关系等条件的认定明确了有效期限。

  国家规则一层层下达到了乡镇,不仅级别的纵深链条上差异更显著,而横向比较,乡镇之间再现不同。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