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云南红河州涉黑案检方出示2000页证据指控

云南红河州涉黑案检方出示2000页证据指控

2018-07-10 17:14

为证实马志保涉黑案的真实性,检方先后出示了证人证言、口供、照片、书证等近2000页。供图

为证实马志保涉黑案的真实性,检方先后出示了证人证言、口供、照片、书证等近2000页。供图


  随着法庭调查的结束,红河州开庭审理的马志保涉黑案件进入第八天,庭审从法庭调查进入到法庭辩论阶段。然而,昨日出庭受审、被控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该组织的其他团伙成员大都不承认有罪,包括马志保在内。而作为唯一一名承认有罪的被告人吴斌,面对家属提出的民事赔偿请求,居然扬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希望像以前发生的两起伤害案一样,只管坐牢、不予赔偿。

  昨日庭审的另一个焦点是作为第一被告马志保的辩护律师马军,当庭提出六条辩护理由,认为马志保不属于黑社会组织的组织者,最多算是一股黑恶势力。公诉机关有意拔高案件性质,想栽罪名给马志保。

  检方:出示2000页证据指控马志保

  据检方透露,为了证实马志保涉黑案的真实性,在前几天的执证阶段,先后出示了证人证言、口供、照片、书证等近2000页。这些证据表明,马志保在个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称霸一方、为非作歹,致使当地群众闻之色变。

  根据其组织的机构特征上来看,马志保组织成员都称其为“大哥、老板、老大”,毋庸置疑,马志保就是该组织的一号人物。检方起诉马志保所领导的黑社会人数达到了26人,人数众多。该组织每次犯罪行为,都是在马志保授意下实行的,属于组织严密。在该组织中,有肖红、赵永恒等使用暴力来“打天下”的骨干,也有车建彬等贩毒的组织,就连马志保的“情人”兰敏也积极加入组织,为整个组织搞好其他方面服务。而这些成员都是固定的骨干成员。

  在整个组织中,马志保的地位是最高的,马志保安排的事情,没有人敢不做,也没有人敢做不好。马志保要毒品,立即就有组织成员送上门来,该组织一旦有成员被抓,组织拥有一套营救的方法。只要组织的“老大”有难,骨干成员就会集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在万祥宏被打案件中和赵强被打死之后,马志保逃跑,为了不让老大马志保受牢狱之灾,各位骨干成员集体亮相,采取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等手段,让马志保被判缓刑。

  该组织的活动主要是强霸矿山、肆意寻衅滋事,挑衅国法。通过暴力在个旧、石屏、建水等地通过暴力手段扬“威名”,在这些矿区,所有的人谈马志保色变,许多的受害人被侵害后不敢报案。

  该组织有明显的经济特征,通过暴力手段控制一些矿洞,在山上挖矿,参与到矿山的买卖,逐步把自己的生意扩大,获取巨额财富。从开始做一次生意几十万到几百万在到千万,公司所做的生意都有着丰厚的利润。此外,马志保还将触角伸到娱乐等行业,然后将这些行业获得的非法收入汇集到其注册合法公司——个旧市保源经贸有限公司,然后用分红、发工资等方式用于于成员的日常开销,以至于,马志宝2009年被抓后,该组织手下的成员还能调集几百万的资金对其营救。

  马志保组织犯罪行为特征明显,他先让手下盗采矿山,被发现后又将对方打伤,迫使众多合法经营者在无奈之下被迫退出矿山经营。马志保为首的黑社会组织,总共涉及的罪名有14项,此外,他私藏枪支,并用枪威胁、击伤多人,他还利用贿赂手段,拉拢国家工作人员充当其保护伞。以上众多证据和特征,足以认定马志保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名成立。

  在法庭上,公诉人气愤地说,马志保为首的黑社会组织人数多,伤害了众多的百姓,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社会恐慌,这是对社会公理、法律的践踏,为了伸张正义、建设和谐红河、平安红河,法律绝对不能容忍马志保黑社会组织的存在。

  况且马志保被抓后到庭审中,认罪态度不好,这次案发还是在缓刑期间,应该撤销原来的缓刑判决,对马志保实施数罪并罚。同时公诉人也希望法庭对其组织成员作出罪罚相当的判决。

  被告:唯一认罪者“赔命不赔钱”

  在法庭上,马志保一直强调,他不是黑社会组织,也不是黑社会的组织者,他的公司是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合法公司,做的也是正当的生意,所有的经济收入也是合法的。不过,在法庭上,马志保说自己曾经做了一些对不起社会的事情,至于什么事情,他并没有详细说。

  贩毒法官车建斌也对其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不认罪,他表示,他没有被马志保所掌控,两人每年见面不超过4次,自己买卖毒品也是为了自己吸食,自己根本就没有参与马志保的所谓组织。

  43人中,只有吴斌一人当庭认罪。在公诉人指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里,吴斌是其中骨干成员之一,他是昨天庭审中唯一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全部认罪的。据起诉书显示,吴斌在2000年因犯抢劫罪被判处3年零6个月,2006年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一年。2009年3月,在个旧一酒吧门口,只因为江雷等人看了他一眼,吴斌便对江雷等人进行辱骂,虽然被巡逻民警劝开,但吴斌不解气,邀约几个小弟对江雷等人追砍,造成江雷轻伤。

  当法官询问他有什么辩护意见时,吴斌突然抬起头说:“到了现在了,说什么也没有用,我认罪”。面对受害人提出的民事赔偿,吴斌说“我没钱,要钱没有,要命就这一条”。

  事情出了以后,江雷的父母曾经多次联系到吴斌的父母,吴斌的父母离异,都不愿意承担医药费。江雷的母亲王燕表示,吴斌前两次伤害案件中,一分钱都没有赔给受害者,这一次又是这样的态度,他这样随便砍人,坐牢之后又出来,对于受害人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庭审交锋

  马志保:我不是黑社会的组织者,我的公司是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合法公司,做的也是正当的生意,所有的经济收入也是合法的。

  公司是否合法?

  检方:马志保组织犯罪行为特征明显,私藏枪支,并用枪威胁、击伤多人,他还利用贿赂手段,拉拢国家工作人员充当其保护伞。

  检方:马志保组织成员都称其为“大哥、老板、老大”,毋庸置疑,马志保就是该组织的一号人物。

  他是“黑老大”?

  律师: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的合法公司里,员工都会叫总经理为“老板、大哥、老大”,不能因为马志保公司的人这么称呼他,就说马志保是黑老大。

  检方:在该组织中,有肖红、赵永恒等使用暴力来“打天下”的骨干,也有车建彬等贩毒的组织。

  他们是“黑骨干”?

  律师:车建斌与马志保虽然是朋友,但朋友贩毒了,总不能把朋友的罪名强加在马志保的头上。

  ■律师辩护

  马军提出六条理由,称公诉机关有意栽罪名给马志保

  “员工叫他‘老大’

  就是黑社会吗?”

  第一被告的辩护人是马军,马志保的家属曾对记者说,为了“还马志保的清白”,他们才请了马军。

  马军在辩护时提出,公诉人为了给马志保定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首先给马志保编了一个大箩筐,把许多没有的罪名都装了进去。

  首先,我们国家1997年才有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然而,公诉机关把1991年到1995年的马志保所犯的案子都拿出来,算做马志保组织、领导黑社会罪中的罪名。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