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云南43人涉黑案揭民间矿业资源争夺乱象

云南43人涉黑案揭民间矿业资源争夺乱象

2018-07-10 17:14

个旧周边的一些青山,已被挖掘得满目疮痍。

个旧周边的一些青山,已被挖掘得满目疮痍。


  在“江湖”上混的每一个人,不可避免,总有一天自己的头颅要被架在“刀刃”上。马志保肯定更明白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6月21日,以马志保为首,一个43人的黑社会组织,及其涉嫌的14项罪名的特大团伙案件,在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判。其中,公诉机关对马志保个人所罗列的罪名就达10余项。马手下骨干成员被诉诸的罪名也多达五六项。这样的组织及其犯下的罪行,在近几年云南的法律案本上,可以说很罕见。那么,在此案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样一个马志保,及以马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团队组织?

  通过此次红河州人民检察院提交的起诉书,不难看出,原因之一是,红河个旧民间矿业资源争夺的一个乱象。

  同时,记者了解到,在个旧矿业资源的开发上,其中一种开发方式是,“公家”(当地人惯用的说法)把矿山资源下包给私人老板,私人老板再层层下包采矿业务。“这样也导致私人老板与私人老板之间为争夺矿源开发而发生冲突。”对当地矿业开发情况较熟悉的陈立说。“为了保护自己的矿产资源不被抢盗,这些私人老板都会找一帮人来帮助自己。”

  而马志保的团伙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形成。

  当然,“在个旧,像马志保这样,有‘帮派’的并不少见。而且这些‘帮派’在做事时,都很有组织纪律。”从事了32年锡矿开采的矿工张宝说。同样,在当地更多的人认为,个旧的民间矿业开采,好比“江湖”,“讲势力、讲关系”。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的争斗也时时发生。

  ■马志保团伙涉嫌罪行

  1991年,马志保为争夺矿源与个旧市一个叫左明浩的人发生打斗,并致对方受伤。

  1992年,马志保在革新矿区,为争夺矿源与肖云锡发生争斗,造成对方受伤。

  1993年5月,马志保与老厂镇木登洞村村民,为争夺当地矿源,带40余人携带炸药、火药枪等凶器,围攻沈家,致村民沈家武死亡。

  1998年,马志保向老厂镇革新矿区蔺楠采矿点索要保护费,遭到拒绝,之后马组织手下成员赵永恒、白永龙等人到蔺的坑道内进行偷矿,与守矿工人发生争斗,造成对方一名工人(赵祥)当场死亡。事后,蔺楠遭到马的威胁、恐吓,1999年蔺被迫退出自己经营的采矿坑道。

  2000年,马志保安排手下成员,在个旧贾沙乡陡岩张志安矿区进行护矿。后来因护矿人员与当地矿工发生纠纷,并使用长刀、火药枪致使对方多人受伤。

  2009年4月,元阳县大坪乡白石寨开采矿区的红河大洋矿业公司因用电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矛盾导致停产,在乡政府的调解下还是未达成协议,事后得知此情况的马志保让大洋矿业公司出让16%的股份,以维护其矿山秩序,并对当地多位村民进行了殴打并非法将村民崔小红捆绑在一间工棚内。

  2009年7月,马志保及手下成员10余人,到个旧“帝豪年代”KTV喝酒指使其手下拿10余万元,到酒吧柜台处存放,要求强行入股,遭到对方拒绝。马指使手下对酒吧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和砸场。

  2009年12月,马志保与万祥红在个旧“张胖子”火锅店吃饭,双方因马志保的人抢了万祥红侄子的矿源一事发生争执。马召集了自己的手下对万进行殴打,并造成其重伤,随后将万开的电子游戏室砸掉。事后,马组织其手下成员逃往四川等地。 <

  护矿队变成“涉黑团伙”

  马志保原籍石屏,后迁户至个旧市。上世纪80年代末,马志保只是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下称“云锡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随着个旧矿业(以锡矿为主)开发的扩大化,原来个旧市市属企业、云锡公司很大一批工人辞职上了矿山。而马志保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上到了矿山。

  对马及当地矿业开发情况较熟悉的陈立说,在当时(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矿山已形成一种趋势,后来也导致矿山开采秩序的混乱,出现盗、抢矿等现象发生,为了保护自己的矿源,他们之间就形成了一定的小圈子,各自占有一个小山头。

  上世纪90年代初,马志保、王军(矿区带头人,后服刑)等人也有了自己的圈子,便雇用了一部分工人来探矿、护矿。

  “马志保雇用的这部分人,他们的身份是双重的,既是他的工人,又是他的‘小弟’”陈立说,类似马志保这样的团队,在当时很普遍。

  从当时的个旧矿山开采性质看,“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的争斗时常发生。相互间为了报复,也会接连发生一系列群体性冲突事件。”从对马志保的起诉书中了解到:从1991年到2003年间,随着矿区冲突事件的不断发生,矿山的一些老牌势力相继涉案,逐渐被消除。如王军、尚云、范伟、熊文进(涉黑案件)等人都被判刑。

  据了解,在熊文进的案件中(涉黑案件),当时也涉及到马志保。在案发后,马志保潜逃在外,没有被处理,等到熊文进案审理完毕后,马志保才回来投案自首,后被判处缓刑。缓刑后,马志保逐步发展自己的势力。

  马志保还是沿用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套老路,盗取国有矿山资源及私人被允许开采的矿源。同时,他们先是以入伙方式进入到私人老板的矿山,然后再强占。

  据了解,从1991年开始,马志保利用自己的组织,在个旧、石屏、建水、元阳等市县矿区,长期通过提供地下保护来收取保护费、强行入股、霸占矿山、买卖矿源等方法,聚敛了巨额资金、矿产品等大量物资,进一步充实了自己的经济基础。正是依靠这些手段,马志保不断壮大了自己的团伙组织。

  随着当地矿业开采制度规范化的转变,以前允许个体进行采矿的形式被规范化了,只能以公司名义,并取得合法开采资格的才能进行采矿。而马志保在这一形势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进行转制后,马之前的那批矿工,也随之转换进了公司,成为后来的团伙成员。

  民间矿业纠纷“帮派”来解决

  据了解,多年来个旧民间矿山出现的纠纷,有些就以“帮派”形式来自行解决问题。

  张宝描述,由于个旧矿业开采的历史较长,来到矿山打工的人群,他们以老乡关系形成了一种聚集的力量,如“贵州帮”、“宣威帮”、“昭通镇雄帮”等。

  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都会组建自己的一帮人马来进行护矿。也因此,他们之间时有争斗。另外,随着采矿区域的扩大,当地一些村民的土地房屋出现垮塌等现象,也会发生私人老板与村民间为了利益而争斗。

  陈立介绍说,“如之前马志保与私人老板,及与村民为争夺、开发矿源发生的数次纠纷,如果可以找某个官方或非官方的组织来协调一下,这样就容易解决问题,也不至于冲突双方动辄刀枪相向。”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