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上海黑救护车经营者使用暴力独揽医院生意

上海黑救护车经营者使用暴力独揽医院生意

2018-07-10 17:20

  东方网6月27日消息:据《新闻晚报》报道,近日,本市某三甲医院前上演暴力一幕,两名男子受老板指示持铁棍砸伤一名素不相识男子,砸坏一辆救护车。这起暴力事件的背后引出的是黑救护车的层层内幕。这两名男子和老板已被静安区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依法批准逮捕。检察官深入了解,跟踪暗访,调研分析,根据有关情况发出检察建议。

  医院前上演暴力事件

  2011年3月12日中午,某三甲医院急诊室门口像往常一样,医生、病人、家属熙熙攘攘。石飞站在一辆外地牌照的救护车旁等同伴,突然,两名男子将藏在衣服里的铁棍拿了出来,冲到石飞面前,拿起铁棍向石飞袭来,坚硬的铁管向石飞的脸、左肩、左侧小腹袭来,他们叫嚣着:“谁让你把车开来的!”之后两人又用铁棍将救护车的前挡风玻璃、两个反光镜、驾驶室玻璃、后侧窗玻璃砸了,之后逃走。

  这起恶性事件引起了警方的重视,迅速抓获了两名打人的男子,同时传唤了背后的老板刘波。打人男子是来沪打工者——黄力和黄强,与受害人石飞素不相识。那这起恶性事件的背后有怎样的隐情呢?

  缘由只为一桩“生意”

  事情还要从一桩生意说起。黄力和黄强同是老板刘波手下的小工,刘波从事的是黑救护车生意。而石飞专门从事介绍黑救护车的生意,当天被砸的车辆是石飞介绍生意的朋友郑护士所有。

  3月12日,石飞接到一个病人家属电话,要他介绍一辆救护车于当天中午12点在某三甲医院急诊室门口接病人,要求送到温州市某医院,双方谈好条件。于是石飞立马联系了朋友郑护士,她有一辆外地牌照的救护车。

  他们殊不知这名病人家属早先联系了刘波,身在外地的刘波听说了这笔生意,让妻子去了解情况。刘妻了解后,发现对方是危重病人,由于自家黑救护车只是由面包车改装而成,车内只有一副担架,没有其他任何救护设施。刘波和妻子害怕病人死在半路,就拒绝了这笔生意。

  刘妻去医院散发小广告时,发现这名病人家属联系了其他黑救护车,连忙电话告知了刘波。同时让自家的小工盯着病人家属,看谁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接生意,刘妻还从车里拿了两根铁棍给黄力。刘波心想: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人敢接生意,以后自己如何在这行混下去,于是对自己手下小工下达命令:动手砸车打人,还扬言道,大家都是黑救护车,打了人、砸了车,谅对方也不敢报案。于是黄力和黄强上演了之前血腥一幕。

  给老板当打手触法网

  案发时,20岁的黄强刚来上海半个月,之前一直在老家务农,今年3月,老乡黄力到他家玩,眼看黄力工作轻松、薪水丰厚,便在黄力的力邀下来上海跟着刘老板打工。案发时,他仅仅拿了半个月1500元的薪水,上了半个月班,却因一时冲动跟随老乡黄力砸车伤人,现在看守所呆了一个多月,还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24岁的黄力也是刚刚做这行的新手,仅仅跟随老板三个月,冲动之下,接过老板娘手中的铁棍、按照老板的指示,带着同乡黄强砸车伤人。这两名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对自己的行径供认不讳,如今留下了后悔的泪水。

  这起恶性事件仅仅是黑救护车恶性竞争的冰山一角,由此,静安检察院的检察官通过这起案件挖掘了黑救护车市场的层层黑幕。

  黑救护车出没医院旁

  据刘波交代,全市各大三甲医院门口都有黑救护车的存在。黑救护车大多来自外省,其中目前驻扎上海的约有几十辆,且不受本市120指挥中心调度。黑救护车有三种,第一种是刘波这样的面包车,将私人面包车改装后,从事转运病人至外省市的业务,此类车辆外观与普通社会车辆无异,第二种是郑护士这样承包的救护车,郑护士每年向该医院上交800元的管理费。

  一些外省市医院将自己配有的救护车承包给个人经营,双方签订合同,约定一定数额的管理费。这类车辆外观与普通救护车辆无异,只是挂外地牌照。第三种是由面包车改头换面成的伪救护车。这类车外观居于前这两者之间。

  黑救护车为何“便宜”

  据刘波交代,黑救护车主要优势在于便宜。以此次事件为例,正规救护车所需费用为1万元,且必须提前预约。但刘波和郑护士的黑救护车只需三四千元,且随用随到。为何黑救护车的报价如此低廉?

  此案的两辆黑救护车都只配备担架床,无心电监护仪、起搏器等救护车应有的急救医护设备。无随行医护人员,车辆也缺乏消毒设施,极易造成交叉感染。据了解,大部分黑救护车都是类似情况,这也是黑救护车比正规救护车价格便宜的关键之处,他们从成本上节约,不聘请医护人员、无需医护设备购置维护费、无消毒费,黑救护车的经营者只需付出运输的成本。但病人如果在途中发生意外,无法给予任何专业的护理和救助,极易威胁生命。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乘坐者也难以得到赔偿。

  恶性竞争导致暴力事件

  据老板刘波交代,黄力和黄强均为雇佣的小工,每月薪水3000元,工作只需将其他同行的小广告收走,主要就在某三甲医院的骨科晃悠。自己付6000元雇佣两名小工收广告,是因为这门生意竞争激烈,大家都在恶性竞争。对手也雇佣小工收自家的小广告,小广告是生意的重要来源渠道,自己小广告也是由其老婆亲自去散发。收走同行的小广告相当于掐住竞争对手的命脉,这样以便自己一家独大。

  刘波还有部分生意来源是通过医院内的熟人介绍。他们通常拉拢医院的护士、护工、勤杂人员等,获取病人出转院的相关信息,一旦护工等人帮其联系到一笔“生意”,就会给对方一两百元的好处费。

  检察官通过暗访发现,为独揽生意,黑救护车运营者盘踞部分医院,并且有各自的主营地盘,通常会雇佣人员至医院厕所、走廊、病房等处粘贴小广告,并负责清理其他竞争者的宣传资料,以确保能独占生意。刘波主要盘踞在某三甲医院,同时也兼营其他医院的“生意”。据发现,仅在某三甲医院周边就有六七家黑救护车同时在经营,互相压低价格,竞争相当激烈。车主为独揽生意不惜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刘某常教唆黄某等人:“都是黑救护车,打了人、砸了车,对方也不敢报警。”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检察官建议

  这起由黑救护车恶性竞争而引发的寻衅滋事案件发生后,立即引起了静安区检察院检察官的关注。通过实地走访和审讯,检察官发现本市部分医院周边黑救护车恶性竞争严重,侵害病员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管理秩序,引发不安定因素,须引起重视。

  为此,静安区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建议相关职能部门加强对涉嫌非法运送病患的车辆的查处,加大对黑救护车的联合整治力度。同时,在医疗机构和媒体加强宣传,引导病人及其家属通过直接呼叫和预约“120”进行转送,有关部门与医院方面加大对医疗机构内派发“名片”、张贴“广告”等现象的治理。加强对医疗从业人员的管理,防止出现内外勾结、出卖病人信息、诱导病人乘坐黑救护车等现象的发生。此外,有关部门应调整并扩容医疗急救资源,加大对跨省救护的投入,增加人员、车辆、装备的配置,缩短派车时间,提升跨省救护服务能力和水平。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