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河南郏县村民耕地被占建商品房

河南郏县村民耕地被占建商品房

2018-07-10 17:28

  中广网北京6月2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河南平顶山市郏县安良镇位于县城以北9公里,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商贸业十分繁荣。然而一年多来,房地产开发商在紧邻公路的67.8亩耕地上陆续盖起了8栋5层高的商品房,而耕地原本的主人——三十多户村民无地可种、无以为生。镇政府声称土地性质已变为建设用地,却无法出示审批手续,村民至今也没有获得任何补偿。

  老两口仅有的一亩地被强占 吃饭没有着落

  家住郏县安良镇安西村的段冬芝跟老伴有一亩责任田,现在这块地上已经盖成了商品房。地没有了,而新房子也跟他们毫无关系:

  段冬芝:全是靠那一亩地,不是那一亩地,俺老两口吃啥,这闺女家给俺弄点吃吃,那闺女家弄点粮食吃吃,俺几个都是要俺的地。

  两口人一亩地,这样的标准远远低于人均1.4亩耕地的全国水平,但即便如此,安西村31户村民也没能保住自己并不富于的土地。

  村民张秀菊:俺地不是盖房子了,没地了,俺娘俩活着老难,叫俺咋过,靠啥呢?

  去年3月,安良镇安西村二组的农田上,已经起身拔节的小麦,在一夜间被收割。安良镇政府称,要在这里进行新农村建设。要求村民与之签订一份租赁期为"长期"的合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占用我们土地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们。去讨说法的时候,镇政府说这块地是给开发商了,由开发商负责咋处理。农民还拿着国家的粮食补贴,土地被他强占了。

  以新农村建设为名强制村民签《土地征用协议》 补偿是打白条

  村民们说,直到现在他们还在领着国家的粮食直补,但是耕地早已被转让给房地产开发商盖起了商品房。正当村民百思不得其解时,安良镇政府却再次要求村民与之签订一份《土地征用协议》,同时给村民打了白条,注明参考南水北调工程标准,给予村民每亩地2.9万元的补偿,每年给1000斤小麦的利息。有村民说,无论是钱还是小麦,大家伙始终都没见到:

  村民:五层楼打出来了以后,挂的是祥安新村,打出广告,以每平米多少钱的售房,盖成商品楼卖了,现在他还有个售楼部。现在农民给他讨说法的时候,他又以南水北调现在给你征了,村干部,包括乡干部连夜领着到家里必须得给你签协议,签协议还是打者白条,到现在也没有兑现。

  郏县与钧瓷重镇——许昌禹州神垕镇相邻,郏神大道从安良镇区穿过,来往货车不断,镇区显得颇为热闹,被占用的67.8亩耕地紧邻郏神大道,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然而此时,昔日良田已经变成商品房,一栋栋五层小楼已经封顶。村民说这一商品房小区售楼部一直在营业,并向记者出示了售楼广告和售楼价目表。价目表上显示小区共有8栋5层高、4种面积不等的商品房在销售,每平米从630元到1600元不等。采访中,负责信访工作的安良镇党委副书记雷红亮主动找到记者。他解释说,这一建筑群是新农村建设,并非商品房,而村民对此并不认同:

  雷红亮:这地结合着有个新农村规划,土地流转。

  记者:已经开始销售了?

  雷红亮:有。

  记者:卖出去多少了?

  雷红亮:有二百多户。

  记者:卖给什么人了?

  雷红亮:都咱这的群众,咱安良镇,周边几个村了。

  村民:名单拿出来,你说房子俺享受了?俺队里没有一户享受了。

  到底是改善村民居住环境的"新农村建设"工程,还是强占耕地盖商品房牟利呢?记者询问雷红亮书记是否有土地性质变更的相关审批手续、征地文件或对村民的补贴名单,雷书记却说,土地已变为建设用地,但材料在县里,无法出示:

  雷红亮:土地已经置换了,已经改为建设用地,2010年改的,通过土地增减挂钩,这属于镇区规划的预留建设用地,暂时也让群众先种着。新农村建设这一块在批的当中,图纸乡里没有拿到,已经到县里了。

  县国土资源局起初坚称符合规定 最后却改了口

  既然是预留的建设用地,安西村的村民为何至今还享受着国家的粮食直补呢?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郏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胡京伟,起初胡京伟还坚称,这是符合规定的预留建设用地,而当记者问到为何农民还享有粮食直补的时候,胡京伟却改了口,并称安良镇的土地没有报批,是未批先建:

  记者:他以前的性质应该是耕地吧?

  胡京伟:那应该是吧。违法占地是肯定的,处罚完我们帮他完善土地使用手续。

  记者:占用耕地是怎么规定的?他们不用在别的地方再开垦耕地了么?

  胡京伟:报批的话应该啊,它现在不是还没有报批。

  记者:"他说手续在国土局啊。

  胡京伟:不应该是这样,批准的话手续都发给用地单位了,应该是没批准啊。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非农业建设不得占用耕地;耕地转为非耕地要报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可安良镇却和郏县国土资源局在土地审批手续问题上相互推诿。而他们所说的土地增减挂钩,更是被偷换概念、本末倒置。原本应是将农村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同时给予城镇建设用地置换,最终实现增加有效耕地面积。可是在安良镇,土地增减挂钩却使良田变成了建设用地,村民无地可种。耕地,村民权益,都成了当地官员口中所谓发展"新农村"的牺牲品。当记者将要离开安良镇的时候,又不断有这个镇的其他村民找到记者,称他们村的地也被镇政府打着整修河道的名义强占,随后却在河堤上盖起了商品房。不知道像这样打着正当名义实际上为开发商服务的事,在安良镇还有多少?这些享受国家粮食直补,又无地可种的农民到底还有多少?又有多少耕地通过这种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方式消失了?对此,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