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专家称企事业单位自建公租房应确定公供比例

专家称企事业单位自建公租房应确定公供比例

2018-07-10 15:31

 制图/戈凡      

 制图/戈凡     


 广东省的一处保障房王磊 摄

 广东省的一处保障房王磊 摄


IC供图

IC供图


  广东今年保障房建设任务中公租房超过六成

  企事业单位自建公租房一直伴随福利房质疑

  羊城晚报记者 蒋铮 实习生 张嘉曦

  “我们现在更重要的就是要解决低收入群体有房住的问题,让低收入的人能够通过政策的安排有房住,但是这种房子确确实实又能够周转、流动,这方面是非常重要的。在现在的保障房建设中,又要防止过度行政化的问题,防止保障房建起来以后又成为了过去的福利房,不能周转,不能流动。”7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与网友在线交流,他在谈到保障房问题时作出上述表示。

  根据广东今年保障房建设任务分解,全省31万套保障房中,19万套是公租房,比重超过六成。按照广东相关政策,如果公租房由企业投资建设,企业员工可享受“头啖汤”。

  “国家大力建设保障房,目的是普遍惠及住房困难户,如果住房指标却被建房企业员工占据大半,‘流’不到社会上,保障房是否变了味?”针对这样的质疑,羊城晚报记者展开调查。

  壹

  建设保障房 公租房吃香

  原因是政策相对宽松,允许各地“因地制宜,分别决策”

  在广州,虽然八家企事业单位拿出自有土地建设保障房,但大多数都要上交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进行社会摇珠分配,自家员工没有特权,除华南理工大学教师公寓外,基本可保障社会享有。

  而广东其他城市则给予了企业更大自由度。在顺德、肇庆等地,工业园区企业自建公租房大多数服务本区员工,其中美的保障房项目是顺德最大的保障房建设项目,被认为是为企业“量身定做”专供本企业职工。顺德三水区也明确提出,企业可以在已有的工业用地上建设公租房性质的职工宿舍,优先满足自己的员工入住,如果有多出来的宿舍,再向社会公众出租。截至6月底,三水已有至少4到5家企业响应该模式。

  今年,全国计划开工建设保障房1000万套,规模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在保障房目录中,包括广东在内,大多数省市把公租房作为“重头戏”。

  2011年,北京保障房计划开工20万套,其中公开配租配售的10万套保障房中,公租房占60%以上;上海新增各类保障房约22万套,其中公租房约占29%;广东新增保障房31万套,其中19套是公租房,比例超过60%;广州新建公租房套数比例占保障房54%;深圳新建公租房套数占保障房49%。

  与廉租房、经适房必须全社会公开租售相比,公租房政策相对宽松,明确提出“在外来务工人员集中的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引导各类投资主体建设公共租赁住房,面向用工单位或园区就业人员出租”。此外,还允许各地“因地制宜,分别决策”。

  广东省在《关于加快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实施意见》中,给予企事业单位更多权益:“住房困难职工较多的单位,在符合城乡规划的前提下,经市、县政府批准,可以利用自用土地建设公共租赁住房……优先向本单位符合条件的职工出租”,“符合条件”是指“城市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和新就业职工”。

  贰

  单位建公房 何来积极性

  “为员工谋福利”,“完成政府任务”,回报也很稳定

  在政府保障房建设任务繁重的背景下,利用公租房政策相对宽松的有利条件,招募企事业单位参与公租房建设便成为各地的通用手段。

  顺德美的项目中,低价拍得政府土地后计划建成2000套保障房,占顺德7750套保障房建设任务的26%。而广州仅8家企事业单位建设的公租房就达5825套,占全市公租房建设任务的12.5%。

  企事业单位为何积极参与?解释大致可分两种:一是“为员工谋福利”,二是“完成政府任务”。

  承建美的保障房项目的美的地产有关人士表示,主要是为了解决本企业员工的住宿问题,“高级技术人员对宿舍的要求较高,大通间看不上,小套公寓才能留得住人才”。此外,在三水,佛塑集团公司拟在石湖洲一带建设职工宿舍400套,水乡工业园拟在金本建设职工宿舍260套,在白坭镇和芦苞镇,也有两家企业有此计划,分别建设150套和380套。一家企业负责人私下表示,同样是建设企业拥有产权的员工宿舍,用公租房的名义可降低土地成本,还能享受银行贷款优惠,有些地方比如三水,政府还有“配建不大于项目总建筑面积10%的商业服务用房”的宽松政策,“企业以保障房的名义,可大大降低员工宿舍的建设成本;而政府也可以把这些指标都纳入保障房任务,是双赢举措”。

  广州承担保障房建设的多家企事业单位表示,他们自建包括公租房在内的保障房,是为了完成政府任务。其中,广州建筑集团、广州地铁公司都声明,建房土地本来就归企业所有,项目建成后,住房将全部按照政府规定的保障性住房的分配政策,由市住房保障办进行分配,企业无权私自处理。但资深地产专家韩世同则认为,虽然是企业自有用地,但不等于用地性质就是商品住宅用地,除了工业园区性质的土地外,很多还可能是有历史遗留问题的“瑕疵地”,这次用保障房名义“转正”盘活,对企业来说并不吃亏。即使企业自建保障房不能为员工优先使用,企业也可获得稳定的资金回报。

  叁

  保障房棘手 吓退开发商

  各地都有大把土地招拍挂,何苦挑保障房赚辛苦钱

  对于企业自建公租房,不少市民表示顾虑:公租房变成福利房性质的员工宿舍后,能在社会上周转流动起来吗?

  刚毕业的大学生傅岚在广州一家小外贸公司当秘书,月薪3000元,按照广州“个人年可支配收入在7万元以下”的定义,属于“外夹心层”。“根据《广州市公共租赁住房制度实施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公租房对象是人均月薪低于1250元、个人资产低于11万元的市民,傅岚肯定住不上公租房。但一想到有些与自己境况差不多的年轻人,因为所处企业的关系而能够住进公租房,心里就觉得不是味道。傅岚认为:“这些被‘员工宿舍’的公租房,不大可能会重新流转到社会上供市民共享。然而,这种住房福利很大一部分并不是企业给予的,而是政府针对公租房所提供的土地、税费、贷款等优惠,实际上负担公租房成本的,是全社会老百姓。可以说,企业分给员工的公租房,是用社会的成本来为员工牟利。”

  “开发商冷对公租房建设,政府无力包揽建设成本,只能给企事业单位自建公租房开闸。”住房保障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

  以广州为例,今年有9幅要求开发商配建保障房的土地出让,遵守国家倡导的“限房价、限套型、竞地价、竞配建”要求,配建保障房总数包括2862套公租房、6620套限价房。但开发商响应并不踊跃。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