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陕西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披露经过:省招办曾否认

陕西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披露经过:省招办曾否认

2018-07-10 17:48

■人物汪再兴25岁,《新快报》国内调查中心记者。 插图/勾犇

■人物汪再兴25岁,《新快报》国内调查中心记者。 插图/勾犇


  上周,通过暗访,《新快报》刊发“西安本科生违规参与高考阅卷评分”的调查报道。两天后,陕西省招办确认此事,删除了这批本科生批改的成绩,并调集500名教师重新阅卷。

  作为相对公平的教育选拔工具,高考试卷上的一分之差,往往会左右很多考生的人生走向。有鉴于此,教育部于2006年明令叫停“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

  为何四年之后西安外国语大学的本科生依然能够参与高考阅卷?一个在当地已沿用多年的阅卷方式,又如何被一个“外来的管闲事的人”打破?昨天,本报对话当事记者汪再兴。

  【阅卷前,他们都经过严格的纪律培训,泄露信息的,将会被开除学籍】

  京华时报: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线索的?

  汪再兴:网上其实早就有了。最早,我是在西外的学校贴吧里看到的。贴吧中说,2006年,这个学校就开始有本科生改高考语文和英语卷。

  京华时报:据你所知,教育部不准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的规定是什么时候下发的?

  汪再兴: 2006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考试[2006]1号)文件中,本科生不在阅卷范围之内。2009年,教育部(教考试〔2009〕2号)文件中,明确标出了阅卷人的资格问题——该通知第39条规定,评卷人员由评卷领导小组聘任。评卷人员以高校教师为主,有中学教师或教研员参加,其队伍应相对稳定。作文等非选择题评卷人员,应聘请责任心强、水平高的教师担任。

  看到这个规定时,我觉得这个学校违反了程序,而且违规比较严重。

  京华时报:怎么找到阅卷学生的?

  汪再兴:刚开始联系不上愿意开口的阅卷本科生。后来,我辗转找到往年参加改卷的学生林兰(化名),不过她一开始也不愿意说,我就不断地打电话、发短信,试图说服她。后来她终于给我说了一些阅卷的流程性问题,这对我之后的调查起了很大的帮助。

  她说,阅卷要先报名。在西外,白天是老师和研究生阅卷,晚上才轮到本科生。阅卷前一天,所有参加阅卷的本科生都要参加一次纪律培训,内容主要是“不准对任何人说,你参加了高考阅卷”。

  培训中还规定,不要在QQ签名上写你参加高考阅卷,也不要在网上发布参加阅卷的信息。还有老师说,如果泄露信息出去,将开除学籍,泄露后果严重的,甚至要追究刑事责任。

  京华时报:你实地调查后得出的流程和她说的一致吗?

  汪再兴:对。6月10日,我到了西外,开始找更多的知情者,费了很大的劲才说服了一两个人,他们多少说了一些有用信息。6月11日下午1点多,我开始到该校的阅卷点蹲守,白天进出阅卷点的看起来比较成熟。下午5点,另外一拨人开始排队去阅卷,他们看起来明显太年轻,那个时候,我感觉他们是本科生。

  京华时报:怎么确定的?

  汪再兴:有一个女生,看起来特别小,边往阅卷点走,还边啃一块西瓜,胸前戴着阅卷的证件牌。我上前问她是不是本科的,她说是大三的,改语文卷。

  我当时背着书包,拎着个水壶,看起来像是上自习的学生,他们也就没怀疑。周围保安和巡逻的警察很多,估计他们以为我也是学生。

  京华时报:看来前期调查还算顺利?

  汪再兴:不算顺利,担心被发现,而且一天要蹲守近10个小时,比较辛苦。拍照留证的过程最艰难,本科生晚上阅卷很隐蔽,他们在学校实验楼的3楼,我进不去。6月11日晚9点多,我到了紧邻的一栋教学楼。由于天热,阅卷的本科生将窗帘拉开,我才有机会拍下照片。

  【我有50多份证据表明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刚开始校方和省招办矢口否认。到了第3天凌晨,他们才承认有240名本科生参加阅卷】

  京华时报:拿到证据后,你做了什么?

  汪再兴:我就向省招办举报,同时采访学校。我找到了50多份录音证据,拍了照片,做了网络截图,还找到了5年前就已经参加过阅卷的本科生的简历——他的简历上写明2006年6月曾参加过高考阅卷。

  6月14日,一切证据表明就是本科生参加了高考阅卷后,我以考生家长的身份,向陕西省招办信访接待室举报,但我的举报并没有得到受理。我又拨打西外校长的电话,对方矢口否认有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

  当天,陕西省招办的新闻发言人称“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谁敢干这种事情?”电话中,他还质问我,一个外地的记者,管陕西的事情干什么。

  京华时报:你当时什么感觉?

  汪再兴:有些无奈,对方就是死不承认。不过我感觉,他们都知道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是违规的,学校也还是心虚的。我证据齐全了,即使对方不承认,还是可以先报道出来。

  京华时报:报道出来后,相关部门的态度有没有转变?

  汪再兴:报道出来当天,新华社记者就过去了,后来中央电视台和东方卫视也过去了。6月15日,新华社记者在西外门口采访时还遭到阻拦。当时,我和新华社记者相隔不远,保安发现我之后,摁着我的头,将我的手反背到背后,推了我五六米。我那时背着一个书包,所有证据都在里面,不敢反抗,怕前功尽弃了。我看得出来,报道出来后,西外的整个氛围都很紧张。

  京华时报:转折点什么时候出现的?

  汪再兴:16日凌晨,陕西省委宣传部主办的西部网挂出一条新闻,标题为《陕西严查本科生参加高考评卷问题》。该新闻说,6月15日,陕西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就西安外国语大学违规选聘本科生参加高考评卷问题作出批示。这份新闻通稿承认,陕西有240名本科生参加评卷工作。这份通稿源自西外校方的自查报告。

  京华时报:你事先知道这个消息么?

  汪再兴:凌晨4点多出的,出的时候我不知道。早上听说这个新闻,我腾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了,感到很安慰。

  京华时报: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安排本科生阅卷?有什么利益关系在里面吗?

  汪再兴:校方后来说的一些原因也不无道理。一是西安外国语大学出现了教师缺口,除了要保证高考阅卷外,还要保证正常的教学。二是考生人数多,阅卷时间紧,任务重,而本科生年轻,效率比较高。其中也有利益关系,本科生阅卷是计件工资,改一份卷子只给几毛钱甚至几分钱,往年有学生在网上反映,有老师甚至克扣他们工资。

  【也有人质疑我,说我毁了西外本科生的前途。我想说,等他们成熟一点进入社会,就知道规则和程序正当的意义了】

  京华时报:在本科生违规阅卷这件事上,你觉得谁负有主要责任?

  汪再兴:我想,在本科生阅卷这件事上,责怪的不应是本科生,而是违规让本科生去阅卷的组织者,还有负有监管责任的省招办。既然教育部有规定,本科生没有阅卷的资格,学校就应遵守。

  现在中国社会管理中缺乏的不是规定,而是缺乏遵守这个规定的人。

  京华时报:对陕西省最终公布的这个结果,你认同吗?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