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新中国刑法学主要奠基人马克昌教授昨因病逝世

新中国刑法学主要奠基人马克昌教授昨因病逝世

2018-07-10 17:49

  记者昨晚从武汉大学获悉,新中国刑法学主要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的武大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马克昌,因病于22日19时16分在武汉去世,享年85岁。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肖永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学院正在开会研究怎么办理马老的后事。

  马老去世前 还在撰写刑法著作

  马克昌教授的得意门生、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教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昨晚7时许,他接到武汉大学法学院方面的电话,称马克昌教授因肺部感染不幸去世。对于马老去世给中国法学界尤其是刑法学界带来的影响,贾宇教授说,马老是中国刑法学的开拓人物,在他去世之前,还在撰写刑法著作。在说到得到这个噩耗后的情形时,贾宇教授一度在电话中默然,好久才说自己心情悲痛,实在不想多说了。

  成都商报记者随即拨通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肖永平教授的电话。肖院长说,法学院正在开会研究如何办理马老的后事。对于马老的夫人是否知悉马老去世的消息,肖院长称因为马老夫人有心脏病,没有让她在医院,马老去世的消息,她并不知道。为了不影响老人,肖院长称暂时不会告诉她。肖院长说,按武汉大学的传统,追悼会一般会放在去世第5天开,还在研究中。至于马老带的学生,肖院长称学校已找了人代理。

  成都商报记者致电马老家里,接电话的马老夫人还不知道这事,说马老在住院。

  讣告网上发布5分钟 150人次点击

  昨晚22时40分,武汉大学法学院网站上发出了马老去世的讣告,发布人为“院办” 。成都商报记者看见,约短短5分钟时间,就有150人次点击。

  学界地位与学术成就

  他是新中国刑法学界的“北高南马”之一

  1926年8月,马克昌出生于河南西华县。1950年,马克昌从武汉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刑法学研究。1952年,马克昌毕业后返回武汉大学任教,1980年被评为副教授,1983年晋升为教授。

  1979年,他受学校委托参与负责武汉大学法律系的恢复筹建工作,先后任法律系副主任、主任、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与人大高铭暄教授并称为新中国刑法学界的“北高南马”。

  曾受司法部委派担任吴法宪的辩护人

  马克昌终其一生,在中国刑法学、比较刑法学研究颇深,先后担任中国法学会名誉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法学会董必武法律思想研究会副会长、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询员等。

  1980年10月,他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邀请,参加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起诉书的讨论。随后,受司法部的委派,担任该案被告人吴法宪的辩护人。

  他曾参与刑法修订工作

  马克昌任副主编的高等学校法学试用教材《刑法学》,是我国恢复法学教育后出版的第一部权威的刑法学教科书,初步建立起一个比较完善的刑法学体系。他主编的《犯罪通论》《刑罚通论》,已成为我国刑法学研究的典籍性文献。

  1997年,马克昌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修订工作。2003年,马克昌教授以78岁高龄,完成了后来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的专著《比较刑法原理———外国刑法学总论》。该书耗时近4年,80万字,不仅全面比较研究了外国刑法理论,建立了完整的比较研究体系,还以独特的研究视角,将德日等大陆国家刑法学进行横向比较研究。

  好友追忆

  “北高”忆“南马”:

  他生活俭朴 喜欢喝几口小酒

  “马老病逝的消息,令我非常悲痛。”昨晚9点多,高铭暄教授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声音哽咽。高铭暄是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与马克昌在刑法学界被尊称为“北高南马”。

  “北高南马” 一直是好友

  高铭暄与马克昌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有着60年的友谊,平时逢年过节一直互有问候。“马老是我的学长,我们研究生都是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读的。”高铭暄说,毕业后,马老在武汉大学工作,一直研究刑法。马老一生对刑法的教学和科研都有突出的贡献,他的病逝是中国刑法学界的一大损失。马老对刑法学基本理论有很多研究,他精通德日刑法,写过有影响的比较刑法理论书籍。

  “我们一起合编的《中国刑法学》一直非常有影响,发行量很大,作为大学二十一世纪法学系列的刑法教材使用,现正在出第五版。”高铭暄说,两人的学术方向和基本观点都志同道合。

  住院期间 马老也没忘记学习

  去年,高铭暄曾前往武汉看望过一次马克昌。那时,马克昌身体不好,已住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无病菌病房。当时,马老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精神还比较好。他在住院期间,还没有忘记学习,一直在看书,动笔写东西。

  高铭暄说,几天前,他听说马老病重,立即赶到了武汉。他走到病床前,马老没有认出来。当别人说是好友高铭暄时,他才向高铭暄点点头。此时的马老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讲了。

  马老生活俭朴 爱好广泛

  “马老一生正派,富有正义感。”高铭暄说,他性情豁达开朗,平易近人,生活非常俭朴,爱好涉猎广泛。在他生病之前,马老喜欢喝几口小酒,但非常有节制,这在刑法学界已不是秘密。

  阮齐林:马老的理论独树一帜 至今还有强大生命力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马老非常聪明,是刑法学界的一棵常青树。马老的著作很多,对后人的启发很大。马老那个时代的人很多都是学俄语的,但马老精通日语,对日本刑法学说很有研究,并结合到了中国刑法理论中间,他在比较刑法学理论非常有影响。

  阮齐林记得,马老有一本研究西方刑法学说的著作,影响很大。有可能在今天看来,这本书已不算什么,但在那个时代有很大的意义,因比较研究的人非常之少。他的理论独树一帜,至今还有强大的生命力。

  马老与成都商报的“缘分”

  因点评邓玉娇一案卷入舆论漩涡 他表示“理解”

  马老不仅热衷于学术研究,还对社会公共领域颇为关注,曾多次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就刑法热点话题以及发生在成都的热点新闻进行点评。

  2007年3月,马克昌教授建议修改刑法,延长无期徒刑和死缓的实际执行期限。

  2008年1月,马克昌就“姐姐捂死妹妹一案”一审判决作出解读,认为我国没有国外的“同意杀人罪”,所以婷婷的行为仍只能按故意杀人罪判决。

  2009年的巴东县“邓玉娇刺死官员案”中,马克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从法律层面判定邓玉娇的防卫行为是防卫过当,原话为“从事实看,邓贵大的侵害行为不是很严重,并且侵害的不是重大的人身权利,邓玉娇却用刀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伤害致死,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因而难以认定构成正当防卫,而应认定构成防卫过当”,马克昌的话遭到网民的质疑。2009年7月,马克昌就因点评邓玉娇一案卷入舆论漩涡,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他表示给予“理解”。

  本组稿件由成都商报记者 杨小波 李海夫 蔡小莉 综合新华社报道 图据网络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