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学生家长回应港科大三名教授对南科大批评

学生家长回应港科大三名教授对南科大批评

2018-07-10 17:50

李泽湘

李泽湘


励建书

励建书


朱清时

朱清时


  本报讯 (记者周亦楣)昨日凌晨,南科大学生家长在博客上发布公开信《南科大学生家长对港科大三位教授的回应》,支持南科大和朱清时。朱清时在看过公开信后表示,现在南科大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家长们能站出来写公开信,与南科大同甘共苦,他很受鼓舞。对于港科大三位教授的质疑和批评,他也一一做了回应。

  港科大三教授批南科大

  家长的公开信回应的是港科大三位教授:李晓原、李泽湘、励建书。6月16日,三教授在媒体上发布联名公开信《要改革不要口号》,直指南科大现存的问题包括:“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绝不是高教改革核心;鼓动学生“不参加高考”不是改革而是“文革”;“高校去行政化”不能沦为哗众取宠的口号;“教改实验班”是为口号服务的人质;校长不能脱离监管为所欲为;无制度设计不足谈改革等。

  据悉,这三位教授曾是援建南科大的重要成员。南科大开学后,三位教授因办学理念与朱清时产生差异,先后离开了南科大。

  学生家长称“落井下石”

  昨日,联系本报记者的李姓家长表示,港科大三位教授写那篇文章,是针对南科大的“大字报”,“在最困难之时落井下石”。家长们在群中商议酝酿好多天,为了保护孩子和南科大,不得不以公开信的方式表达对南科大的支持。

  家长们公开信中说,去行政化是朱校长一直推进的一项改革,但是遭遇到重重阻力,三位教授认为“去行政化”只是哗众取宠的口号,那是教授们不了解国情,并无视南科大的努力,我们认为教授们如此评价南科大似乎更有哗众取宠之嫌。而且学生们“绝不是南科大和朱校长获取自主招生和自授学位权的‘人质’”。

  ■ 对话·家长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与南科大一位李姓学生家长取得联系。她表示,自己参与了公开信的执笔,这封公开信代表了全班大多数家长的意见。

  “三位教授落井下石”

  家长称3名教授离开南科大是不负责任

  新京报:家长是怎么想到要写这封信的?

  家长:6月16日,三位教授的文章出来之后,第二天,我们就在群里讨论这件事儿。

  新京报:这封信是谁起草的?经过家长的全体讨论吗?

  家长:全体倒没有,但加入群里的大部分家长都参与讨论了。大约有二十多位。其中,八九位家长轮流执笔,每人负责一部分。所以你看到,这封信中文字风格并不一样。我们在群里讨论了好几天,直到今天凌晨才发到网上的。

  新京报:今天上午我采访了一些学生,他们表示并不知情。

  家长:孩子都不知道。我们不想惊动孩子,希望他们安安静静地读书。我们家长承担的压力很大。孩子毕业后拿南科大的文凭,没有真才实学,怎么行?我们更希望能给孩子们安静的环境,不受外界打扰。

  新京报:你能理解港科大三位教授的观点吗?

  家长:我能理解他们的观点。因为这些老师没在内地全职工作过,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但做任何事情都要符合国情。他们在不了解内地教学的情况下,这样说并不妥。

  新京报:群里家长怎么讨论的?

  家长:家长认为,第一,这么有名的教授怎么说出清朝遗老遗少说的话,好像是张“大字报”。第二,他们当年离开南科大是不负责任的。孩子是你招来的,不能因为理念不合,出现纷争就退出了。但是我们不要指责他们,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可在这个时候,在南科大最困难的时候,为什么要落井下石呢?

  新京报:港科大教授在信中提到,南科大的口号喊得很响,但计划和规划并不完善。你们怎么看?

  家长:现在的南科大是一个探路者,是个改革者,不是简单的办学校。探路就需要机会,一旦机会成熟就一路前行,遇到困难就解决。本报记者 周亦楣

  ■ 交锋

  1 “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绝不是高教改革核心

  他们到现在都不理解“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我们不是不注重教学质量,相反我们会尽全力提高教学质量。这是背水一战。我们给学生发的是自己授予的学位,要是教学质量不高,学生就不会被社会认可。

  2 鼓动学生“不参加高考”不是改革而是“文革”

  我们并没有鼓励学生不参加高考,完全让学生自己选择的。高考肯定是主流,但也要允许其他一些“小花”能够生长,不能一说高考就把其他的全部扼杀。

  3 “高校去行政化”不能沦为哗众取宠的口号

  教授处于教学科研第一线上,他们最容易理解和发现真理,所以我们提出了“教授治校”。去行政化并不是不要行政管理,而是要求一流的行政管理。

  4 校长不能脱离监管为所欲为

  这也是他们对南科大的一个歪曲。我的权力很有限的。我们是在市政府的领导下筹备学校,市委市政府有很多部门,我们都必须要接受他们的领导。

  5 无制度设计不足谈改革

  这三位教授来了以后,我给他们分配的任务就是做这些事情———引进人才,建立规章制度,建立学校的各种规章体系。结果他们来这么长时间,到走也没有做成。这应该说他们也有责任。

  一流的人才不可能筹备一年就都来了,香港科大也是筹建了5年、10年后,一流的人才才真正的来了。

  李晓原:香港科技大学化学系前主任

  李泽湘:香港科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

  励建书:香港科技大学数学系前主任

  ■ 对话·朱清时

  “南科大哪能一点风险不冒”

  朱清时称,在45个学生面前,某些老师应该汗颜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朱清时,他表示,现在南科大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家长们能站出来写公开信,与南科大同甘共苦,他很受鼓舞。对于港科大三位教授的质疑和批评,他也一一做了回应。

  打击南科大不厚道

  新京报:家长发的公开信,你看到了吗?

  朱清时:刚才有人打印下来给我,我才看见的。我也不知道是哪位家长写的。

  新京报:前几天港科大三位教授写的公开信。对于你和南科大的批评,你怎么看?

  朱清时:他们说得非常片面。他们掩盖了很多真相。比如,他们怎么走的?实际上和他们向深圳市要的报酬有关。

  新京报:你觉得这个时候他们不该提意见?

  朱清时:他们参加过我们学校的工作,而且多次表示过是我们的志同道合者。在学生和南科大最困难的时期,他们却用这种方式给我们学校、给学生重重打击,这不是一个做人的厚道方法。

  学生的境界很高

  新京报:家长选择在这个时候写公开信,给了你怎样的支持?

  朱清时:我看了家长的态度,很受鼓舞。家长很理解南科大现在所做的事。学生、家长、学校同甘苦、共命运,这对任何办学者来讲都是难得的。

  新京报:你认为,家长是认同你的教改思路的。

  朱清时:对,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让孩子来南科大参加教改。

  新京报:我们能不能理解为,南科大是家长、学生、学校,共同做的教改实验?

  朱清时:就是共同做的教改实验,给中国教改探路嘛。哪能够都是像他们几个那样,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得清清楚楚,只赢不输,一点风险不冒?

  新京报:拿学生做教改实验,会不会对学生不负责?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