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保障房融资引发地方债务加重担忧

保障房融资引发地方债务加重担忧

2018-07-10 17:57

  聂伟柱

  全国清理地方债的风暴仍在继续,但为了解决保障房资金缺口,决策层仍给地方平台公司开了绿色通道。

  国家发改委日前下发一份名为《关于利用债券融资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的文件。根据《通知》,各地经规范后继续保留的投融资平台公司申请发行企业债券,募集资金应优先用于各地保障性住房建设。

  《通知》强调:“只有在满足当地保障性住房建设融资需求后,投融资平台公司才能发行企业债券用于其他项目的建设。”

  而根据财政部最新发布的发债计划,今年发行2000亿元的地方债,所募集的资金将优先用于保障房建设。

  在地方债务已被认为过度膨胀的形势下,再为保障房开辟平台融资,引发专家对于地方债务负担加剧的担忧。

  地方债资金杯水车薪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预计,建设保障房,2011年度投资在1.3万亿到1.4万亿元。“有8000多亿是通过社会机构的投入和保障对象以及所在的企业筹集来的。剩余的5000多亿资金,将由中央政府和省级人民政府以及市县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来筹集。”齐骥表示。

  目前来看,今年的保障房建设速度明显快于往年:央行公布的报告显示,一季度,房地产开发贷款新增1678亿元,余额同比增长17%;其中,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新增651亿元,比年初增长40%。

  然而,这种速度依然难以保证1000万套的建设目标。《第一财经日报》曾报道,截至5月底全国保障房开工率仅为30%左右。住建部则要求各地务必在11月底之前全部开工。由此可见,保障房后续建设任务压力依然较大。

  “今年整体货币政策从紧,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行,造成保障房建设资金面存在困难。”海通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国家在此时适度放宽保障房融资渠道,无疑有助于加快后期保障房建设速度。这预示着保障房融资创新和开拓工作已经开始。

  2000亿的地方债尽管规定了需优先用于保障房建设,但这并非是一个强制性规定。而且就其规模而言,对于保障房资金需求也是杯水车薪。

  以陕西为例,陕西省获得的地方债额度是68亿元,陕西省财政厅决定拟分配省级30.23亿元,全部用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在地市级获得的债券资金中,以西安为例,其将3.52亿元用在保障房领域,占获得债券资金的39%。倘若陕西其他各地市也按此比例分配资金,那么地市级用于保障房的债券资金总量为14.73亿元。而此前陕西省方面测算其在保障房方面的资金需求在750亿元左右,那么债券资金占比为6%,不足保障房建设资金需求的一成。

  因此,利用企业债券解决保障房资金短板显得尤为重要。《通知》明确允许了平台公司发行企业债为保障房建设融资。

  监管部门为保障房融资开绿灯

  《通知》也在制度上作出了先后顺序的规定,此举堵住了平台公司假借保障房名义,为其他项目发债融资。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以盖保障房名义发债,一个前提就是要保证募集的资金真正投到保障房项目之中。他还表示,更多的是希望一些财务基础较好的平台公司发债,这样也能够降低发债成本。

  《通知》还规定,从事或承担公租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的其他企业,也可在政府核定的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额度内,通过发行企业债券进行项目融资。

  根据《通知》,企业债发行人可在正式报送发债申请材料前,将保障性住房项目的有关材料先行报发改委预审。正式申请材料上报后,发改委将优先办理核准手续,简化审核环节并缩短核准周期。

  事实上,来自银监会、银行等机构的表态,也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了海通证券的上述判断。

  早在今年1月,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就曾集体承诺,2011年将积极响应中央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的政策,在业务合规、风险可控的情况下,优先安排、审批和发放保障性住房建设贷款,服务国民经济的发展。

  国开行更是声称,2011年将加大对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支持力度,安排保障房贷款新增规模1000 亿元。银监会也表示,将督促和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有效把握风险的基础上加大对保障性住房的信贷支持力度。

  在企业债开闸之后,市场对于政策的支持有了更多的期待。可以预期在信贷资金、保险资金、社保资金、资本市场等多个渠道理顺之后,保障房的融资将实现由点到面的突破。

  一位银行业人士称,鉴于保障房巨大的资金需求,今后政策层面的支持将会逐渐增多。据他了解,仅银监会层面,目前就正在研究保障房贷款指引,引导银行科学支持保障房建设。

  “以后将有更多的开发企业参与保障房建设,国企,资金受限、有施工资质的集团企业将成为主要参与者。”一位上市房地产企业副总裁表示,保障房资金门槛低,地价支付对自有资金需求相对较小,同时周期也快,可以快速开发与销售,以此降低收益率低的负面影响。

  推高地方债务风险?

  不过,允许地方为保障房项目发债也存在着推高地方债务的风险。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综合研究部部长杨宏旭认为,发债为保障房融资是迫不得已。“我们现在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等于是恶补功课,把过去十来年应该建但是没建的房子,现在集中在这几年建出来。”杨宏旭在央广节目中表示。

  而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看来,允许地方政府发行企业债融资建保障房,意味着清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工作尚未开始就已结束,地方政府债务将继续膨胀。“债务危机被推迟,但不会因此消失,而是以更大的规模爆发。”许小年在其微博中写道。

  不过,中国政府网13日公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要求,地方各级政府要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一次全面清理规范,进一步加强对融资平台公司的融资管理和银行业金融机构等的信贷管理,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行为。这显示清理工作仍未结束。

  此前有传闻监管部门拟于6月~9月处理2万亿~3万亿元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的消息。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则认为这只是进行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的“摸底”。在国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邱志承和黄飙看来,在债务风险尚未大幅暴露前即进行大规模重组和清理的可能性不大。银监会对地方平台贷款的清查已持续了1年以上,存在风险的贷款为2万亿~3万亿元。

  也有专家指出,平台债务的风险主要集中在银行贷款领域,债券融资规模并不大。因此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并非坏事。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