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媒体称广州数千市民资料被银行盗用私开信用卡

媒体称广州数千市民资料被银行盗用私开信用卡

2018-07-10 18:03

不少市民一人持多卡,银行卡泛滥使用的混乱状况值得反思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不少市民一人持多卡,银行卡泛滥使用的混乱状况值得反思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羊城晚报记者 刘薇 谭超

  知情人报料:2009年年底为完成发卡任务,农行淘金支行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开立数千张可透支信用卡,记者调查发现确有其事

  电话报料 87776887

  邮箱 sharingme322@gmail.com

  开了一张信用卡,“持卡人”却可能毫不知情,没有进行过申请,更没有亲笔签名,却赫然出现在广东农行淘金支行的贷记卡批量办理申请表上,而自始至终,不少人连这张卡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近日,有知情人士向羊城晚报记者报料称,农行淘金支行内部员工在2009年底为完成信用卡发卡任务,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数千张可透支的信用卡,为防止客户发现,待年尾冲完任务之后,又在2010年年初将该批卡全部冻结!

  如果情况属实,银行在明知信用卡必须经本人申请的情况下,却上演一出瞒天过海、越俎代庖甚至可能危害到持卡人资金安全和信用安全的“偷天大戏”,这将是非常严重的违规乃至违法行为。羊城晚报记者接报后,迅速对此展开了全面调查。

  报料:银行私开信用卡!

  调查:八成人联系不上

  近日,一位署名“gz的A×××”的报料人(为保护报料人,以下均简称小A)向羊城晚报爆料称,2009年底农行淘金支行内部员工(包括很多中层)为完成信用卡任务,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几千张可透支的信用卡。

  “当时分行推出了一种新卡种,面对低端客户,只需要开立本行借记卡,就可凭身份证和借记卡申请额度为200-2000元的贷记卡。而且为了方便一些代发工资客户,这些贷记卡可做批量办理,也就是不需要每个客户都单独填一份申请表,而是一张批量表上填10个客户的信息,但必须由客户自己亲笔签名确认。”小A说,该支行利用很多对公单位办理代发工资业务时留下的大量客户身份证和借记卡资料,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几千张透支额度为200元的贷记卡。

  “这种情况该支行及分行领导都知情但默认,待年尾任务冲完后,次年(2010年)初便由分行统一将该批卡作冻结处理。虽然如此,但仍有一部分客户手机莫名其妙收到总行卡中心的一些短信,于是打客服热线咨询,但支行具体如何处理这些客户咨询我就不太清楚了。”小A还说,当时该行将信用卡和基金任务明确摊派到员工个人头上,没有完成的一律罚款,“多的被扣几万块的都有,真的很惨”。

  按照小A的说法,记者在农行网站查到相关信用卡的资料———金穗如“易”卡,是农行发行的金穗品牌系列贷记卡,只需提供身份证件及借记卡,填写如“易”卡专用申请表,提交网点即可受理,最高可获2000元的初始额度。

  由于额度相对较低,起点授信额度仅200元,因此发卡对象主要是“面向该行借记卡客户发行,主要针对那些不具备申请标准贷记卡收入及职业条件的、且有意向办理一张低额度贷记卡的借记卡持卡人”。

  调查:八成人联系不上

  小A提供了10份批量办理申请表和3份台账资料,记者看到每份申请表上有10位申请人,表格的上方为申请人所在单位、联系人等信息,表格中则是申请人姓名、住址、电话等信息。

  记者挨个拨打了10份资料中的100位申请人电话,结果有近八成电话无法接通,或显示为空号,或已换号,又或者接通了并非本人。在能联系上的人当中,绝大部分表示自己并未申请办理过该信用卡,也从未见过更谈不上使用,但基本上都承认自己有农行储蓄卡。仅有个别人表示,的确申请了这张信用卡。

  对此,知情人小A称,资料中有的电话未必是真实的,但他提供的这些资料都是真实的,且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据他所知当时该行冒名申请的卡量有五六千张。

  在这些批量申请表上,记者看到都盖着农行相关支行的公章,涉及的支行有淘金支行、淘金东路支行、新河浦支行、登峰支行、远洋宾馆支行和恒福路支行。据了解,淘金支行是农行一级支行,而其他几个支行都属二级支行,归属淘金支行管辖。

  储户申请资料疑点重重

  在记者调查后对掌握情况进行梳理时,发现这些申请资料的确疑点重重。

  疑点一 为何人与单位不符?

  在一家名为“广州市明×按揭顾问有限公司”的批量申请表上,记者拨打了几位申请人的电话,然而,离奇的是,在能联系上的几个人中,没有一个人称自己曾在这家公司工作过。

  “我从未在按揭顾问有限公司工作过,怎么会变成这家公司的员工去申请?”一位叫陈×清的女士称,自己确实有该行的储蓄卡,但从没申请过如“易”卡,更没有使用过,对于记者报出的同一张表上的其他联系人,陈女士称基本不认识。同一公司的员工却互不相识,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相同的情况还发生在一家名为“香港吉×思有限公司广州代表处”的申请表上,被归为这家公司员工的刘先生称,自己从没有在这家公司工作过,对记者报出的同一张表上的其他申请人,他也表示只认识两三位,确实是同事,但都不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疑点二申请人本人是否签名?

  这些申请表上,问题最大的莫过于申请人签名是否属实。在记者能联系到的人中,绝大多数表示自己没有申请过这张信用卡,更没有签过什么批量申请表。记者找到一位林先生当面跟他核实,他非常肯定地说,自己没有申请,而表上的签名也绝非其本人签署。

  按银行正常的信用卡发卡程序,不管是单独申请还是批量申请,必须由申请人本人填写申请表相关资料并签署姓名,任何其他人都不能代办。如果是在申请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填写申请表并批出信用卡,将可能引发很大的资金安全问题和信用风险问题。

  疑点三信用额度为何如此低?

  另一个令记者感到疑惑的是,几乎所有的卡片拟透支额度均只有200元,尽管这是如“易”卡的起点透支额,该卡目前最高透支额可到5000元。

  同样是林先生,他目前在一家知名家电企业工作,招商银行信用卡给其的授信额度是15000元,而林先生的收入在广州已属中等收入人群,200元的如“易”卡应不会在他的选择范围内。

  那么,200元的起点授信是一个统一规范还是为了规避风险进行的设置?记者数次拨打农行信用卡客服热线都未能接通,个中原因仍不得而知。

  疑点四 这些卡片是否存在?

  在记者联系到的数位申请人中,除了仅有两人表示的确有申请且在使用外,其他人都没有见过这张信用卡的“真容”,更别提使用了。那么银行到底发出了这批信用卡没有?如果发出了,卡片又去了哪里?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