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钱塘江干流洪峰达兰溪 60米防浪墙倒塌大水倒灌

钱塘江干流洪峰达兰溪 60米防浪墙倒塌大水倒灌

2018-07-10 18:04

  昨天早上7时30分,第二次大洪峰经过兰江,洪峰水位33.73米,超危急水位2.73米。这一水位比16日的洪峰水位高出33厘米,成为1955年以来最高的洪峰水位。  洪峰抵达女埠街道时,一处60米长的防浪墙被撕开,咆哮的洪水,将女埠街道淹成一片泽国。

  洪峰经过兰溪时,兰溪成了一座“孤岛”。从金华至兰溪的4条道路,有3条被洪水淹没。记者从金华绕到兰溪,24公里车程,竟跋涉了4个多小时。

  20分钟车程开了4个多小时

  金华距离兰溪城区只有24公里,平时开车只有20分钟。但记者昨天却走得异常艰难,竟跋涉了4个多小时。

  早上8时,记者从金华出发,沿330国道前往兰溪。车子开到中途一个村庄,老远便看见道路上排起了警戒柱。婺城区交警大队抗洪民警告诉记者,前面不远处的道路已经被淹没了,不能通行。

  抱着冒险的念头,记者决定把车开到前方看看,发现公路的护栏杆全部淹在水中。最低处,道路两旁的景观树也没入了水中。

  无奈,记者折回,走金兰北线。但是,受连日雨水浸泡,这条狭窄的县乡公路,显得更加破败。经过个把小时的颠簸,兰溪城的高楼大厦已隐约出现在记者眼前。就在这时,道路有处下坡路段,也已被洪水完全浸没了。看来,这条路,又行不通了。

  记者当即打电话查询,得知杭金衢兰溪出口处也泡在了洪水中,这天地势最高的道路也无法通行。最后,记者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车子返回金华市区,然后走罗店镇的小路前往兰溪。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条平时担负水泥、熟料的运输线,竟成了昨天唯一可以进入兰溪的生命线。

  上午10时40分,记者终于抵达兰溪城区。可此时,兰江上的两座大桥已经封桥,沿延安路走了一半,发现洪水已涌入了兰溪街道。

  经多次打听,记者得知,有条小路可以避开兰江,但要绕道很远,沿路要趟过4处被洪水淹没的路面,稍微操作不慎,汽车就会在水中熄火。

  为了及时赶到兰溪市防汛办了解灾情,记者决定再次绕道,尽管沿路堵塞了半个多小时,记者还是在中午12时20分,赶到了目的地。

  当天下午,去灾情最严重的女埠街道现场采访,也多次遭遇洪水阻隔,最后靠迂回几十公里山路,记者终于抵达了最接近女埠的“断头路”,并趟过齐腰深的洪水,进入防浪墙决口与灾区一线采访。

  一小时水位急涨73厘米

  从6月19日凌晨开始,金华市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大到暴雨,局部地区出现了大暴雨。据金华市水文站监测数据,仅19日凌晨1时到昨天上午8时,全市平均降雨量达48毫米,其中兰溪的降雨量达62毫米。与此同时,在兰江上游的衢州地区,也正在遭遇一场暴雨袭击。其中,常山县降雨量超过150毫米,衢州和开化、龙游等地,也都出现了大到暴雨。

  与第三轮强降水相似的是,第四轮强降水的降雨区域基本相同,都集中在金华江、衢江、兰江流域,且降雨来得更急剧、更凶猛!受其影响,从19日早上7时开始,兰江水位开始回涨,涨幅远远超过“6·16”大洪水。其中,从19日下午2时至3时,兰江水位在一个小时内上涨了73厘米,这是兰溪有史以来兰江水位每小时最大的上涨幅度。到昨天早上7时30分,洪峰经过兰江时,水位高达33.73米。

  上午8时以后,兰江兰溪水文站的水位,开始缓慢回落。

  60米防浪墙被洪水撕开

  早上7点22分许,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正在吃早饭的张素爱,吓得把饭碗都掉在了桌子上。张素爱是兰溪市女埠街道下街村人,她的家距离兰江防浪墙只有10米左右,而倒塌的防浪墙正对着她家。

  “我们全家开始还以为是防洪堤倒塌了,拼命往外冲,往地势高的地方逃。”张素爱心有余悸地说,由于怀孕在身,她感觉怎么也跑不动。只见洪水冲过堤坝,把粗壮的树木连根拔起,洪水迅速淹埋了她家的一楼,把堆放在一楼的12台电机全部淹没,关在一楼的鸡鸭也全被冲走。

  “这些电机全部是我们从地势低处转移上来的,但还是被洪水泡了,损失至少四五万元。”张素爱的丈夫胡德耀说,这场洪水还淹没了他家4亩多棉花,损失重大。

  而洪水撕开防浪墙,首当其冲的是女埠街道上的所有商户,由于从决口处咆哮而来的洪水太汹涌,临街商户和住户根本来不及转移物品,顷刻间,女埠街道两个村就成了一片泽国。几乎每家的房屋都进了水,几乎每户商家都泡在了水里。

  位于女埠街道上街村的“万家灯饰”店,因地势低,距离决口处也只有300多米,遭到的损失巨大。

  “没想到防浪墙会决口,一些灯饰材料,电器开关没来得及转移,一些电器设备全部浸泡在了水中。”店主金先生无奈地说,由于准备不充分,仅店里的直接经济损失就有两万多元。

  昨天下午3时30分,记者趟着齐膝的洪水,走进了上街村村民陆岳良家。

  陆岳良和妻子正随着洪水的退出,用扫把清洗堂前。陆岳良告诉记者,家里只是过了一下洪水,基本没什么损失,但新房经洪水这么一泡,蛮心疼的。

  陆岳良说,虽房屋损失不大,但养猪场几乎全军覆没。“饲料加工设备和囤积的饲料全部被洪水淹没了,猪圈被水浸泡后出现了垮塌,不少小猪也被洪水冲走了,损失惨重啊。”

  近万军民投入“兰江保卫战”

  兰溪市这次受灾人口34万,受灾范围16个乡镇街道,倒塌房屋1135间,转移人口134950人,直接经济损失28.29亿元,公路中断186条次,供电中断293条次,厂矿企业受灾1251个,损毁堤防283公里。

  5000多名部队官兵、1800名民兵预备役和2000多名当地干部群众,投入了“兰江保卫战”。

  洪峰达到之前,部队官兵连夜上堤守坝,每隔10米远,就由一个官兵24小时值班。

  昨天下午3时许,记者在进入女埠街道“断头路”处时,看到几辆军车停在路头,车底下,躺着10几名疲惫不堪的解放军战士。

  “他们是昨天凌晨两点钟到女埠的,随即就投入抗洪抢险工作,连夜转移被洪水围困的群众100多人,并用冲锋舟转移两家养猪场的生猪100多头。从昨天晚上忙到现在,官兵们不仅一宿未睡,连续奋战了10几个小时,不仅没吃早饭,到下午3点多了,连午饭都没吃呢。”女埠街道上街村民温先生动情地说。

  这支小分队的刘建中告诉记者,光转移那些大肥猪就花了他们4个多小时,300多斤重的物质搬上冲锋舟也不容易,要把300多斤重的生猪搬上冲锋舟就难上加难。

  到昨晚6时记者离开兰溪时为止,兰江水位正逐步下降,下降幅度约80厘米。在这场洪峰中,由于指挥得力,措施到位,抢险及时,确保了无人因灾死亡。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