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贵州望谟六年发三次特大水灾

贵州望谟六年发三次特大水灾

2018-07-10 18:04

  中广网望谟6月21日消息(贵州台记者王玺 王庆江 黔西南台记者杨鑫)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肆虐的洪水令人心悸,洪水褪去后的恢复重建更牵动着我们的心。然而,持续的洪灾、频繁的修复重建,让一些受灾地区无力应对。

  贵州省望谟县最近六年里相继发生三次特大水灾,直接经济损失接近40个亿。几年中,当地很多桥梁、建筑都是冲了之后再建,建好之后又被冲毁,这让本来就是贫困地区的望谟县更加难以承受。洪水之后,痛定思痛,如何避免水患,合理利用洪水,变水殇为水利,成为摆在当地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

  记者:我现在是在望谟县新屯镇石头寨,在我的脚底下原来是成片的良田。如今,洪水过后只剩下厚厚的淤泥和石块。在我的正前方可以看到,有九台挖掘机正在忙碌的工作着,它们正在挖掘一条新的河道,将望谟河的河水引入新的河道中,防止洪水再次来临后,冲击石头寨以及连接石头寨唯一的一座桥梁。

  石头寨大桥是石头寨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2008年5.26特大洪灾中,石头寨大桥曾被冲毁。灾害过后,当地群众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恢复重建,然而一难未平,大灾又起。今年的特大洪灾冲垮大桥连接石头寨的边坡,导致大桥桥面坍塌。石头寨由此变成一座孤岛。冲毁一次,重修一次。频繁的修复重建,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镇政府无力应对。

  修通大桥是石头寨群众最迫切实现的愿望。然而,修通了大桥,当洪水再次袭来,这些桥是否能稳固如山?抱有相同疑问的还有望谟县油麦乡九年制学校的教师韦正雄。2006年6月12日,汹涌而来的特大洪水,翻过学校后面五米多高的堡坎冲入教学楼和宿舍楼。一楼全部被淹没。洪水已经过去六个年头,油迈学校的最后一道屏障依然是泥土河堤,学校依然面临再次被淹的危险。

  记者:我们把学校这个地方定义为危险地带你同意吗?

  韦正雄:同意,因为如果还像612那个洪水,这是很不安全的。学校新的安置点已经开始修了,还没有修完,初中部。

  记者:小学考虑搬迁吗?

  韦正雄:没有,这个地方没有地方搬迁。

  望谟县山高、坡陡、谷深,地质灾害隐患点多,没有大的坝子支撑。历年的洪灾让百姓流离失所,也使得望谟县痛下决心,决定对打易等四个重灾乡镇实施异地搬迁。

  望谟县县委书记邓家富:我们每个乡镇都搞了两到三个点,由地质部门对地质评估,看看哪个适宜。

  连续多年的特大洪灾,让望谟县陷入了重建一次、冲毁一次的恶性循环。每年治标不治本的水利建设,让水利设施成了洪灾的牺牲品,不但没有发挥作用,反而加重了损失。

  望谟县水利局局长王封江:水利损失这个比较大,据我们统计全县总的损失1.4个多亿。去年修的很多农村饮水安全都被冲毁了。

  多年的沉痛教训显示,只能从根本上治理水患,否则将造成更严重的损失。

  黔西南州州长龙长春:我们现在核心的问题是水利,水利的规划做出来了,所有的规划都要服从这个水利。

  其实,2008年5.26洪灾过后,当地政府就编制了《望谟县城城市防洪与水环境治理规划》等三个规划。然而,由于是县级审批,无法争取项目,也就使得规划无从实施。望谟县委书记邓家富最大的期盼就是望谟县的防灾减灾综合规划,能够上升到省或则国家级审批,让规划变为现实:

  邓家富:包括流域综合治理,河道上堵、中疏、下排、地质灾害防范、集镇搬迁、交通公路改线等方面进行综合规划后由省政府审批或参照舟曲县上升到国家审批,才能争取较大投入,实现治本目标。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