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媒体称北京朝阳副区长涉嫌挪用2亿被批捕

媒体称北京朝阳副区长涉嫌挪用2亿被批捕

2018-07-10 18:06

几年前,刘希泉为迎接农业普查工作在朝阳有线发表电视讲话。图/北京市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网

几年前,刘希泉为迎接农业普查工作在朝阳有线发表电视讲话。图/北京市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网


  从19岁当上村大队的生产办公室副主任开始,55岁的刘希泉的从政经历,一直未脱离农业,也未离开朝阳。36年间,亦城亦郊的朝阳区,经历了城镇化的复杂变迁,众多农民离土转居,大片农田转耕为工。在巨大的时代变局中,主管拆迁工作的刘希泉,在握有重权、掌管重金的同时,也在经受巨大的考验。

  本报讯据《财经》杂志昨天报道,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涉贿被查一事又有新进展,自5月16日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后,这位主管农业的副区长“先后被刑事拘留和批准逮捕”。

  报道称,据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刘希泉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涉嫌将2亿元的资金挪用至设于农委的账外小金库,这笔钱其中一部分本应为金盏乡收储的拆迁补偿款。

  据了解,此案导火索之一是,在金盏乡的一个工程奠基仪式上,一位教师在现场“闹事”——其所居集体宿舍被拆后,既未获得货币补偿,也未获得房屋安置。此举惊动了出席仪式的市领导。不久即展开针对金盏乡拆迁情况的调查。随后,区农委财务科一名出纳和区绿化隔离地区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一名出纳相继案发,成为此案的重要突破口,相关农委官员被牵出。另据了解,朝阳区绿指办有关负责人亦被请协助调查。

  据本报记者了解,今年5月中旬,朝阳区农委的财务被带走调查,随后第二天,农委副主任董金亭被带走,第三天,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农工委书记王宝军和农委主任陈晓东被带走。当时,刘刚刚参加完奥运村街道办事处的挂牌成立仪式。

  记者在5月中旬电话咨询农委,询问王宝军和陈晓东的去向,对方回答,他们已离开农委,具体去向并不知情。几天后,朝阳区农委官方网站上,区委农工委书记王宝军、区农委主任陈晓东和区农委副主任董金亭的名字突然消失(董原为农委财务科科长,不久前升任现职)。区监察局局长张树安担任区委农工委书记和区农委代主任职务。

  除涉嫌挪用用于收储的拆迁资金外,刘希泉的弟弟刘希武亦涉嫌通过对拆迁规划的“先知先觉”,抢在拆迁之前在相关农村低价租地建房,套取补偿款。

  据知情人向本报记者透露,刘希泉一案,正在市一分检反贪局立案侦查,且涉案的领导不止刘希泉一人,目前案件仍在侦查中。此案已引起最高检的重视,指定由市一分检办理。而按常规,朝阳的案件一般由市二分检办理。

  截记者发稿,朝阳区政府官网区政府领导一栏刘希泉仍然在列。

  ■刘希泉仕途勾勒

  掌管巨额资金的拆迁副区长

  讲原则不惜得罪发小

  1956年4月,刘希泉出生于朝阳区东坝乡驹子房村。目前该村已被拆迁,只剩寥寥几户村民。村民们指着村西头一块已被拆成废墟的房屋说:“这就是刘家的老屋,有一百多平米,是村里最大的屋子。”村民们称,刘家的房子盖得最好最高。

  据知情人透露,刘希泉的父亲刘瑶原是东坝乡人民公社的一名干部。刘希泉18岁时成为农业技术员,19岁当上大队生产办公室副主任,22岁被派到北京市委党校党政班学习三年。毕业回来后,刘希泉担任了驹子房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兼农工商总公司副总经理,任职时间为6年。据当时媒体的报道,这几年,驹子房村的集体积累和资金收入几乎每年要涨30倍。

  多名村民表示,刘希泉在任村支书时,“遇事冷静不慌,非常有自己的手段和方法,但也让人感觉有些不讲人情”。为这种印象提供注脚的,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刘希泉与发小陈军(化名)之间的纠葛。

  陈军是驹子房村村民,和刘希泉同上一所小学和初中。陈军以养羊为生,婚后超生育有3个子女。刘希泉当时正担任村支书。为了给全村抓典型树榜样,刘希泉指派生产队牵走陈军家所有的羊杀食,并将他的房屋拆毁。

  开发蟹岛积累升迁资本

  1994年,刘希泉调任东坝乡党委副书记兼农工商总公司总经理,一年后,调到金盏乡担任党委书记。

  现在北京著名的农业示范基地蟹岛,即是刘希泉任金盏乡党委书记期间主抓的。据《科技潮》在刘希泉担任金盏乡书记时期的报道,金盏乡过去是朝阳区有名的穷三社之一,年人均收入几百元。刘希泉到任后,花了几个月时间深入基层调研,并响应当时朝阳区政府提出的发展都市农业的38字方针,着手开发金盏乡的“都市农业”,“蟹岛度假村”和“郁金香花园”即是其中的两个重要项目。这两个项目的成功操作,成为刘日后升迁的重要资本。

  一位刘希泉当时的同事称,刘希泉全力开发蟹岛,还特意带着一队人马到已经建设成功的昌平区小汤山基地实地调研。“因为是农业出身,调研时向对方提出的问题都很专业,让在场的人很钦佩。”

  但一些被占地的长店村村民则称,这两个项目所占用的长店村的部分土地,由当时的村支书丁某租给开发商,但并没给村民现金补偿,不满的村民四处上访,并自发去丈量了蟹岛的土地,发现蟹岛多占地130多亩,这部分土地未给村民任何补偿。此后,相关政府部门重新来蟹岛丈量土地,发现确有其事。“当时,村支书丁某承担了责任,被调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与农工委书记关系密切

  1999年,刘希泉被调到朝阳区农委,历任农委主任、农工委书记,仕途从乡跃升到区。此后又调任朝阳区委办公室主任、朝阳区委常委,在2004年成为朝阳区副区长,负责推进农村城市化、绿化隔离地区建设、温榆河绿色生态走廊规划建设以及垡头文化休闲产业区规划建设等朝阳的重头工作,著名的大望京村试点拆迁工作,也是刘希泉主抓的。

  在区一级任职期间,刘希权给同僚留下低调、工作能力强的印象。一位和刘希泉有工作接触的市里官员“听说他出事了,有点意外”。该官员说,刘希泉分管农业已经很长时间了,“感觉他比较扎实,不爱张扬”。

  多名农业系统的干部也对朝阳区农委和农业的工作评价颇高,认为朝阳区农委协调能力比较强,“那么多拆迁工作,没听到有大的上访或群体事件,这说明朝阳农委做了大量工作,准备得非常充分”。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