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网友根据马悦凌营销状况估算其身家过亿

网友根据马悦凌营销状况估算其身家过亿

2018-07-10 15:59

马悦凌。

马悦凌。


  马悦凌是谁?

  养生书籍里编辑推荐词称她是“当代‘健康教母’、悬壶济世奇医”,她还曾是各种养生节目的座上宾。

  积攒一些人气后,马悦凌建立了健康公司,开设了个人官方网站,同时号称研制出了调理身体的独家药剂。让马悦凌一炮成名的,是她宣称靠泥鳅、当归等攻克世界级绝症“渐冻人”的理论。

  如何看待这位“神医”的“神功”?

  新华社记者几经努力,还是没有一位患者愿意接受采访。至于马悦凌本人,记者采用各种方式都无法联系上,南京卫生监管部门也表示一直联系不上她。据新华社电

  A

  她如何治疗“渐冻人”

  她的方法是注射当归液和吃活泥鳅

  近年来,马悦凌在成为“养生专家”的过程中争议一直不断,但最终将其推到舆论风口浪尖上的还是缘于她号称能治疗“渐冻人”。

  在《融化“渐冻人”记》一文中,马悦凌称,虽然渐冻人症是全世界的绝症之首,不过“我治疗此病后才知道这个病根本不难治”。她的治疗方法主要是注射当归液和吃活泥鳅,用她自己的话说“泥鳅是我最重要的砝码”。

  专家说生吃泥鳅治疗渐冻人很危险

  马悦凌治疗“渐冻人”的言论引发网友强烈质疑。网友“呼朋引伴”说:“马悦凌号称治疗‘渐冻人’很简单,这话估计科学奇才霍金先生听后会被直接雷翻急速冻僵。”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神经内科主任樊东升教授说:“生吃泥鳅与穴位注射当归液治疗渐冻人症,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让病人生吃泥鳅治疗渐冻人,这很危险,本身活泥鳅就带有各种寄生虫,容易引发感染。另外剁碎后有骨刺也不易消化,一旦卡在患者喉咙里,十分危险。对于全身都逐渐失去运动能力、吞咽困难的‘渐冻人’症患者来说,生吃活泥鳅就更危险。”

  记者发现“神医”无医师资格证

  事实上,马悦凌这位“神医”至今仍无医师资格证。简历显示,马悦凌(原名马秋红)1982年至2005年在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任护士。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以前就是我们单位的职工。印象中,就知道她是个护士。”

  南京市卫生监督所调查人员通过向省、市有关护士执业登记机构核查,目前已没有马悦凌的相关注册信息。

  她的求财路径是怎样的

  从图书、食品到医疗等多层面敛财

  网民“cp123”说,从养生大师李一到张悟本、刘逢军,养生从来都是门生意。“养生教母”马悦凌,就被勾勒出了一整套从图书、食品到医疗、网络等多层面多渠道的求财路径。

  “马悦凌健康养生网”是南京马悦凌贸易有限公司于2008年创建的,是唯一获得马悦凌授权的个人官方网站。在这里,有马悦凌开办的淘宝养生店的链接,“马悦凌牌正品固元膏”、“马悦凌特别定制艾条”、黑米、红枣等均在热销,其中多项产品是马悦凌在“指导治疗”各种疾病时的必需品。而22万实名注册的会员,构成了不菲的购买力。

  据对马悦凌之事一直跟踪报道的《现代快报》记者介绍,一盒普通的固元膏只要贴上“马悦凌”的牌子,摇身一变就要买到100元左右。淘宝商城马悦凌旗舰店中所销售的“马悦凌固元膏”,说明里称:“由马悦凌无数次亲身食用实践改进而成,获得国家质量监督管理局食品安全QS认证,约100元一袋的马悦凌固元膏。”

  一些网友根据对马悦凌近年来的营销状况估算,其身价已经过亿。尽管这一说法无法核实,但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一位与马悦凌相熟的医生告诉记者,马悦凌确实“非常有钱”。

  马悦凌联系不到,旗下公司也难觅行踪

  据了解,为增强可信性,马悦凌在网站上公布了大量治愈的患者,还特地在网上标注了患者的地理位置。然而,至今尚未有一位患者愿意接受采访。至于马悦凌本人,记者多次发邮件和拨打电话,没有任何回应。南京卫生监管部门也表示一直联系不上她。

  与马悦凌本人的“神秘”一样,她旗下的公司也难觅行踪。《马悦凌健康产业集团员工手册》显示,“马悦凌健康产业集团成立于2008年,其下属有南京马悦凌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南京马悦凌贸易有限公司、淮安马悦凌食品有限公司等企业。”,称现在主打产品是“马悦凌糕”。但《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马悦凌糕”包装上明明标注的是淮安经济开发区汕头东路1号,可就是找不到厂家。经过多方调查发现,原来所谓的生产厂家根本就不在包装标识的地点,而是在淮安的恒宏胜路上,而且这家工厂也已停止生产。

  [记者观察]

  一张急需完善的“捉鬼”监管网

  与张悟本等所谓的养生专家一样,马悦凌也是以她的养生学说起家。然而,马悦凌又有其特殊性,因为她并没有实体的门诊,几乎都是通过网络平台宣传自己的养生理念,进行网络营销甚至诊疗。

  记者调查发现,明知道其中有鬼,却暂时无法立即下手“捉鬼”,马悦凌的出现对相关部门的管理工作提出了挑战,我们急需完善一张“捉鬼”的监管网。

  马悦凌的个人官方网站注册地在南京市,因此属于南京市卫生监督所的管辖。该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所监督二处目前已介入对马悦凌的调查,目前调查工作主要分为两个方向,一方面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其本人,但至今没有取得联系;另一方面通过网站上的一些帖子,寻找其行医对象的线索,以判定其是否涉嫌非法行医。

  连日来,南京市卫生监督所调查人员通过对网络和媒体上刊登的自称经马悦凌治疗过的11例“渐冻人”病例进行分析调查,多数未留下联系方式或身份证明,只有3例留有联系电话。调查人员拨打了这3部联系电话,其中,1例多次拨打机主始终未接听;1例接听后说打错了;只有1例接通并承认其爱人曾经在北京“马悦凌治疗室”接受过注射当归液等治疗。相关情况,南京市卫生局已经函告北京市卫生局。

  南京中医药大学经贸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王高玲表示,此事确实给监管部门敲响了警钟,随着网络的普及,如何界定和监管涉及百姓生命健康的医疗卫生领域的网络虚假宣传、非法网络营销、非法网络问诊等,需要管理部门尽快拿出相应的管理办法,采取有力措施。如果再停留在以往的监管思维和监管方式上,类似的问题还会不断出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