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专家建议北京以家庭为单位参与购车摇号

专家建议北京以家庭为单位参与购车摇号

2018-07-10 18:08

  摇号中签率节节向下,车牌争夺暗战犹酣。有全家出动占坑的,有上外地牌照曲线救国的,有找背车族帮忙摇号的,有利用虚假诉讼规避摇号的……

  这些或合法或非法的招数备受关注,并考验着摇号政策的完善程度。

  事实上,有关部门正在酝酿对摇号政策进行“补漏”。治堵方案核心专家则建议,应以家庭为单位参与摇号,以维持摇号政策的公平性,并对中签不购车者进行惩罚。

  ■专题动机

  缓堵保畅是民心所向——北京治堵新政实施已届半年,堵情有所缓解。

  然而,过多依靠强制性手段治堵,如摇号限购、大涨停车费等措施,未必能如人所愿,被称为史上最严治堵措施实施半年以来,留下诸多后遗症:全家上阵摇号占坑、停车费大涨引发乱收费、热点地区“黄牛”兜售停车券等。新政还对车市产生深远影响:销量锐减、人员转行。

  为此,本报推出“治堵这半年”系列报道,深入解析新政带来的后遗症,并探索解决之道。今天刊发的第一期报道关注摇号限购政策。

  全家占坑参与摇号

  有运气好的家庭,一家五口申请,首月便中仨签

  在外企上班的张建参与摇号已经5个多月了,上个月,他终于在中签名单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他第一时间跑到4S店,买了一辆心仪已久的东风雪铁龙。郁闷的事在张建打印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时发生了。原来,中签者是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确认通知书自然无法“出炉”。随后,要求4S店退款等一系列麻烦事让张建焦头烂额。

  与指标擦肩而过的经历,似乎更加激发了张建的“斗志”。他拉来刚拿到驾照、正在读大二的儿子助阵,又让拿到驾照后便再也没碰过车的妻子凑“人头”,一家三口全部上阵,“中签率应该会提高不少。”

  34人中才能有1人中签,这是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最新公布的数据。像张建这样全家占坑摇号的情况,从摇号首月起便屡见不鲜。有运气好的家庭,一家五口申请,首月便中仨签,让一家人为新车落户在谁的名下犯了愁!

  突击学车只为摇号

  需求旺盛导致价格上涨,驾校各款车型的学费普涨100至200元

  张建读大二的儿子刚刚学完驾照,在驾校,他也嗅到了购车指标争夺战的硝烟味。占坑的前

  提是必须有驾照,于是,临时抱佛脚突击学车成了一大景象。

  摇号半年以来,张建之子学车的驾校学员猛增,“摇号政策刚公布那会儿,我们最担心的是学员数量锐减。没想到政策公布当月,学员数量同比持平,春节后报名人数猛增,2月份北京地区学员达15000人,比去年同期增长39%。”某驾校办公室主任陈华说。

  需求旺盛导致价格上涨,这半年,驾校各款车型的学费普涨100至200元。

  无奈先上外地牌照

  两销售企业称,他们销售的新车中,近一成北京车主上了外地牌照

  像张建一样,许多市民使出浑身解数提高中签几率。然而,大多数人只能在摇号池中慢慢等待。

  东边不亮西边亮,有购车族把目光投向外地牌照。报社夜班编辑刘先生正考虑买车去河北老家上牌照,他上下班时间特殊,恰好可以规避五环内高峰时段外地车辆禁止行驶的规定。

  此外,一些在五环以外地区工作、生活的居民,也往往通过上外地牌照的方式,解决摇号资格受限与购车十万火急之间的矛盾。待具备摇号资格后,他们再申请购车指标为外地牌照爱车“转正”。

  统计数据验证了外地牌照增多的事实。北京元丰正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统计显示,由于其销售的东风雪铁龙受品牌区域限制,以前基本上不对北京以外市场销售,因此没有新车上外地牌照。然而“限购令”出台后,他们销售的新车中,近一成北京车主上了外地牌照,其中大部分上的是河北牌照。

  “去年所售新车中,外地牌照约占10%,基本都是外地客户来北京买车回当地开,原因在于我们这个品牌在北京地区优惠幅度较大。”北京诚信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奇瑞4S店负责人同样表示,今年车市优惠少,外地客户也不再进京购车,但所售新车中外地牌照仍占10%左右,原因在于没有购车指标的在京车主,选择上外地牌照。

  市场频现“擦边球”

  找背车族帮忙摇号、利用虚假诉讼规避摇号都存在很大风险

  由于一牌难求,在张建这样的“苦等族”之外,一些非正规渠道的“对策”开始浮出水面。

  5月26日,一则“某4S店称有特批购车指标”的传闻蹿红网络。次日,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发表“郑重声明”辟谣。

  记者以购车者身份咨询了这家4S店,销售人员称所谓“特批指标”的短信是系统自动发送,属于电脑系统错误,后来已及时向顾客澄清。

  但是,在购车指标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购车族对这样的消息宁可信其有。

  找背车族帮忙摇号、利用虚假诉讼规避摇号,则是其他形式的“擦边球”。

  姚先生摇号屡摇不中,朋友摇中的购车指标却闲置不用,再不使用就面临半年过期作废的问题。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姚先生用朋友的指标购置了一辆新车,约定等自己中签后再完成车牌的“腾挪”。

  北京元丰正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实际购车者中,名下有指标却供他人使用的情况的确存在,这种方式一般限于可信任的朋友、亲人之间,陌生人之间“背车”理论上也能成立,但发生事故后风险很大。

  与此同时,一些二手车买卖双方为规避《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中规定的二手车买卖过户需要摇号的规定,通过编造虚假的债权债务关系,试图以法院判决或裁定的形式办理二手车转让登记。

  但法官提示,这种“暗度陈仓”的做法风险很大,不仅耗费当事人的高额诉讼费和时间成本,一旦“合谋”破裂,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都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摇号政策酝酿补漏

  一季度中签者购车率仅为21%,近八成中签购车指标被浪费

  交管部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签者购车率仅为21%,这意味着近八成的中签指标被浪费。中了签却不买车,这一现象引发公众关注。近日,作为摇号政策的配套措施——针对中签不购车者的处理措施征求意见结束,相关部门正在汇总分析。

  征求意见过程中,交通部门给出的处理措施选项包括“一年内不得再次申请摇号”、“二年内不得再次申请摇号”等。

  治堵方案核心专家、柏诚公司城市与交通规划部总监王江燕表示,有条件赞成对中签不购车者进行惩罚。王江燕认为,一些中签者未购车确有工作地变迁等客观原因,在6个月的有效期内,如果中签者主动退还指标,就无须进行惩罚。退还的指标则投放到下个月,为参与摇号者增加买车机会。对于6个月内既不买车也不退还指标的人,应该给予在一定时间内不再参与摇号的惩罚。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