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北京地铁站故障扶梯反向下滑保护装置疑未启动

北京地铁站故障扶梯反向下滑保护装置疑未启动

2018-07-10 16:14

  昨天发生的北京地铁4号线动物园站自动扶梯事故,彻底改变了吴娜的生活。

  14岁的女孩本应欢度暑假,如今却躺在病床上,她的脊椎、腰椎在事故中受伤,头上还有一个大口子。吴娜现在还不知道,小她一岁的弟弟已在事故中丧生。“伤情惨不忍睹,肩膀被切开,血肉模糊”,孩子的舅舅说,他们不知未来怎样,只想着“不能一下失去两个孩子”。

  今天下午,北京市召开此次事故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京港地铁新闻发言人杨苓说,事故中的24名乘客伤者已经出院,还有6名伤者正在医院治疗,没有生命危险。地铁方面正与死者及伤者就治疗和赔偿问题进行沟通。

  发布会上通报了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动物园站A出口电梯的固定零件损坏,导致扶梯驱动主机发生位移,造成驱动链断裂,致使扶梯出现逆向下行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12月14日,深圳地铁国贸站自动扶梯事故导致25名乘客受伤。当时公布的事故原因与此次近似:“故障扶梯的主机固定螺栓松脱,其中一个被切断,使主机支座移位,造成驱动链条脱离链轮,上行的扶梯在乘客重量的作用下下滑。”

  奥的斯扶梯是否存在缺陷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两次事故涉及的电梯均为奥的斯公司的513MPE公共交通型自动扶梯。

  这是否意味着,该品牌这一型号的电梯存在设计、制造缺陷?

  就此,奥的斯公共事务部人士表示,两部事故电梯虽然均为513MPE型,但细分型号和产地并不相同,深圳事故的电梯是天津厂生产的,北京事故的电梯则是广州厂生产的。她没有透露513MPE型电动扶梯在中国的销售数量,“事故的根本原因正在进行内部分析,现在还没有最终结果。”

  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轨道处处长张文强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对奥的斯扶梯设计、制造中可能存在的缺陷进行调查,必要时启动召回制度,以确保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在调查处理期间,北京轨道交通建设单位暂停采购奥的斯扶梯。

  据他介绍,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和京港地铁公司在事故调查期间,停止运行奥的斯品牌自动扶梯。由厂家逐一进行安全评估和隐患排查,确认安全后方可投入运行。

  事故发生当夜,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和京港地铁运营公司连夜对北京全部的地铁自动扶梯、竖梯进行了维护和检修,目前地铁4号线上的全部214部电梯都进行了检修,而在北京地铁路网上,除了257部奥的斯扶梯已停止使用外,1331部自动扶梯和竖梯都已经组织运营企业进行检修。

  中国电梯协会副秘书长张乐祥介绍,经过验收的电动扶梯内部都有防逆转装置,即使链条断裂也能紧急制动,防止下滑。这次事故发生,很可能是该装置失灵。而这一装置未起作用,理论上很可能与维修保养不到位有关。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对这一“保险阀”似的系统很难检测。“厂家在设计和制造时应该会检测,但在使用时,拟定电梯在上面站着人的情况下突然下滑,来检测制动装置,这非常困难。”

  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处的杨勇志说,这部事故电梯具有突然反方向下滑的保护装置,在该扶梯的故障代码显示中,未显示保护装置的代码信息,事发当天的保护装置没有动作记录。

  这一专业性较强的表述,是否意味着,该装置未启动?对本报记者这一追问,杨勇志并没有给予回答。

  事故电梯还在保修期内

  另一家在北京地铁4号线也有电梯项目的公司的销售经理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地铁电梯分两种,一种是扶梯,一种是供残疾人使用的直梯。因为牵涉到公共场合使用,投标扶梯标准较高。扶梯外部设有很多安全装置,比如出入口两侧的照明灯,两个阶梯之间的闪动绿光,都是提示乘客的。而入口处的棕毛刷子,是防止乘客的鞋带卷入滚动阶梯的。

  据上述人士介绍,一般的电梯安全标配有十一二个,扶梯内部的安全装置一共有三十一二个,但是电梯业竞争非常激烈,为争取更大的利润率,就有厂家维持最低的安全标配,只要甲方不要求,就不增加安全标配。这样电梯风险系数就大大提高了。

  他还表示,扶梯一般有一段免费保养期,在此期间厂家定期对扶梯进行免费保养。过了这段时期,可能由厂家直保,或者交给维保公司保养。

  奥的斯公司相关人士表示,质保期外的维保工作由厂方承担还是第三方承担,要尊重客户(比如地铁公司)的选择。厂方没有剥离维保业务。相对而言,厂家更了解自己的产品。

  “目前超过业内2/3的维保工作由第三方公司承担,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第三方更具价格优势,理论上让厂方维保效果会更好些。”中国电梯协会副秘书长张乐祥表示,这就像4S店和普通修理厂之间的竞争一样。西方也是存在这两种维保方式,以便客户能有更多选择。

  不过,那位销售经理特别指出,当电梯的免保期和第三方有偿保养期交接时,很容易出事。

  今天,京港地铁新闻发言人杨苓表示,奥的斯扶梯在北京地铁4号线上有10部,分别是在动物园站、菜市口站、宣武门站、海淀黄庄站和西直门站,每个站两台。根据之前京港地铁运营公司和电梯生产厂商签订的维修保养合同,事故电梯的合同有效期到2011年8月10日,也就是说,目前还在保修期内,最近的一次检查在6月22日,现在这些维修和保养都由奥的斯公司进行。

  “左行右立”未必符合国情

  为何一趟地铁上有多家电梯公司,甚至每个站都有不同品牌电梯,这样是否不利于统一维护和保养?杨苓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说,地铁内的电梯安装都是根据电梯高度、承载能力综合考虑,通过公开招标才确定的。

  一份2007年1月的公开报道显示,奥的斯为深圳地铁一号线一、二期工程提供了288台自动扶梯设备。文中还特别提及,奥的斯513MPE公共交通型自动扶梯“特别适用于人员密集的地区:它经久耐用,抗冲击力超强,载重能力超强,能承受高密度、大流量人群的巨大压力。”

  大城市的公共交通安全不容忽视,而一些习以为常的交通做法在事故发生后被拿出来重新审视。北京市电梯商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彭金声提出,提倡走自动扶梯时“左行右立”,其实从设备使用来看并非好事。国外提倡人们走扶梯时站在右侧,但到了中国,大多数公共交通人流量很大,一些时段自动扶梯上挤满了人,这时候再提倡“右立”,反而使得机器右侧更易磨损,影响机器寿命。

  另一位电梯业内人士表示,我看到人在扶梯上走,就知道北京地铁迟早要出事。因为没有一个电梯业守则说扶梯可以行走的。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