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华科大给独立学院学生发学位证 本校生质疑校长

华科大给独立学院学生发学位证 本校生质疑校长

2018-07-10 14:56

见面会上,一名同学问“根叔”:“明年是不是不会再发文凭给分校的同学?”“根叔”非常肯定地回答:“是!”

  见面会上,一名同学问“根叔”:“明年是不是不会再发文凭给分校的同学?”“根叔”非常肯定地回答:“是!”


华科老师与学生席地讨论“学位门”。

华科老师与学生席地讨论“学位门”。


  录取分数线相差一百多分,毕业却拿一模一样的学位证,华科学生“围攻”校长:

  ■新快报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徐丽萍 发自武汉

  2011年7月2日晚上9点,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报告厅灯火通明。几百名学生把教室挤得水泄不通,站累了的学生席地而坐。

  抬头就是一排红色的字:院长与同学聊天交流会。只是教室里的气氛丝毫未见聊天的“温柔”。

  “只有一个华科大,只有一个华科大……”一脸义愤的学生们汗流浃背,口号声此起彼伏,代表抗议的牌子被高高举过头顶。

  学生们喊口号的对象是“根叔”——李培根,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2010年,他曾因一篇名为《记忆》的毕业致辞,成为学生们追捧赞美的对象,学生们曾经疯狂地大喊“根叔”、“根叔”。

  一年后,“根叔”被同样激烈地却完全相反的情绪包围着。

  他的发言屡次被学生的嘘声打断,他的承诺多次遭学生质疑。

  个别学生为他说了几句好话,被其他学生大喊:“托、托、托……”

  那天,他屡屡拧开矿泉水瓶盖,扬起脖子给自己灌水。

  “大家安静一下,可以听我把话说完再提问,我会尊重每一位同学讲话的权利……”这是他当晚重复最多的话。

  将根叔拖入“舆情风暴”的,是华中科技大学给两个独立学院——武昌分校和文华学院的部分学生,发放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学位证,该学位证与本校学位证一模一样,无任何差别。

  “武昌分校哪里来的?”

  华中科技大学(以下简称“华科”),原华中理工大学,全国重点,高考一类本科重点线。华科学生向来以学习、持重为外界称道。两个独立学院武昌分校和文华学院则是高考三类本科线。

  2010年,华科的理科分数线为607分,文科555分;文华学院理科486分,文科465分;武昌分校理科497分,文科482分。华科本校与两个独立学院的分数线相差一百多分。

  早在根叔面对学生质疑之前,有关华科“学位门”的事件就已经在网上发酵。

  6月23日,华科武昌分校在主页上挂上一篇文章,题是《1881名毕业生喜获学位,授予率再创历史新高》。该文称,“6月22日,2011届毕业生中有1881名获得了华科颁发的学士学位证书”。

  而在同一主页的另一条消息则与之形成某种对峙。该消息称,华中科技大学800多名学生未能如期毕业。

  “武昌分校是个什么东东?哪里蹦出来的?谁听说过?他们那里居然有大批学生拿到我们学校的学位证,我们自己的学生反倒毕不了业?”这无疑刺激了部分华科学子的神经。

  质疑声此起彼伏。

  从6月底开始,大量愤怒的贴子占据猫扑、校内网、天涯。由此掀起了“学位门”事件。

  学生质疑学校“卖文凭”

  一名网名为“wgl”的学生在白云黄鹤BBS发帖:“为这些学长学姐悲哀啊,还不如读个文华,高中也不必那么用功了……以后有人报华科,就叫他们报文华学院吧、读武昌分校吧。是不,根叔?”

  除了发泄情绪,一些学生还发帖指出,独立学院的学生拿华科的学位证对华科学生并不公平。

  比如,独立学院学生拿着华科学位证去找工作,不明真相的用人单位就录用了。几年来,因一些独立学院毕业生鱼目混珠,使用人单位对华中科技大学的教学质量产生质疑。还有,华科和独立学院平时考试的难易程度不同、评分标准不同,有些独立学院学生的平均成绩看上去就比华科学生要高,出国的时候,他们反而更有竞争力……

  这些帖子在各大论坛转发、置顶、蔓延,学生的愤怒也渐渐发酵。由质疑教育的公平转向质疑学校“卖文凭”到质疑根叔。

  7月2日,一名名为“pgli”的用户在白云黄鹤的BBS上发出邀请帖:“出差差不多一星期,昨天才回来,有意见有疑问的同学,我很想与你们见面,今天晚上行吗?”

  “pgli”就是校长李培根,于是就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一幕。

  校长说:

  “学校没有做不光彩的事情”

  在7月2日的见面会上,“根叔”解释,为独立学院发证是历史遗留问题。

  目前,国家的独立学院和分校都是依托国内比较有实力和办学条件比较成熟的大学来联合办学,来促进高等教育的发展。

  关于学校授予独立学院的学生学士学位,是符合国家教育部规定的。

  独立学院没有授予学位证的资格,所以一直由华科授予。但独立学院学生的毕业证是独立学院自己发的,跟华科本校的不一样。

  他解释:“我们招了人家进来,不能不给人家颁学位证啊?这么不厚道,说不管人家,就不管人家……”话音未落,引来学生一片嘘声。

  一名学生直接站起来打断他:“你一直在谈怎么维护文华学院学生的利益,那本校学生的利益呢?在座各位的利益呢?”场下一片叫好。

  学生提到,独立学院的学生在找工作时,往往会隐去毕业证,只出示学位证,说自己是华科的。

  “根叔”答:“这个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但有办法辨认,毕业证是不一样的。内行人招人会问哪里毕业的,跟主校有什么关系。”

  学生不服地私语:“大部分招人的都是外行。”

  “我承认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这是高等教育迅速发展的产物。”根叔坦承。但他强调,“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们学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做不光彩的事情。”

  围攻“根叔”:

  “你欠了一个具体日期”

  “根叔”也提到了,独立学院的最终趋势是完全与本校脱钩,武昌分校和文华学院也在积极准备独立。

  “根叔”说,“脱钩要有准备,各个独立学院准备的程度也不完全一样,没准备好就把它踢开,那是不厚道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学生要求:“学校能不能用公文直接说明?”

  “根叔”答:“没问题。”

  学生追问:“具体什么时间?几月几日?告诉大家它不存在了,以维护学校的名誉。”

  “根叔”答:“谢谢您的建议。”

  学生再追问:“几号?你欠了一个具体的日期!”

  “贞操”与“小三” 校长说:“我没有办法改变中国现实”

  见面会上,更有学生和根叔大方讨论起“贞操”和“小三”。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