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山东长岛渔民称看到油污带 有关部门未给出定论

山东长岛渔民称看到油污带 有关部门未给出定论

2018-07-10 16:18

捧着死扇贝,渔民老黄很难过。 鞠平 摄

捧着死扇贝,渔民老黄很难过。 鞠平 摄


  本报烟台7月6日讯(记者 崔岩 鞠平) “一大片油污,看不到边,上面有很多黑点。钓上来的鱼全身沾着油,不能吃。”67岁的渔民陶乃弟6日告诉记者,他5日上午在海边钓鱼时,突然发现长岛大黑山西侧出现大片油污,蔓延出好远。

  陶乃弟说,他钓上两条黑鱼,可看到鱼身上沾着油,就又把鱼扔回到海里。看到眼前油污这么严重,想到儿子就在附近养海参,陶乃弟急急忙忙去通知儿子,儿子又将情况反映给了乡政府,乡政府又通知了长岛环保部门。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很快赶到了现场,取水样进行调查。

  6日,在长岛大黑山岛北庄,记者见到了陶乃弟。陶乃弟说,当天早晨5点多,他又去钓鱼的地方看了看,发现油污少了很多。他推测道,“龙口和长岛之间是东西洋流,5日洋流从西南的龙口方向过来,那一大片油污可能就是这样被带了过来,6日洋流又向东边去,油污被带走,同时很多被洋流带散了,再加上5日晚长岛刮起大风,所以现在看起来不明显。”

  6日傍晚,记者来到北庄附近的大黑山,在山顶上可以看到附近海面有许多白色的“带子”。陶乃弟说,那些都是油污、油膜,油膜覆盖的海面跟普通的海面不一样,普通海面风一吹就有波纹,但小风吹不动油膜,所以看上去油膜覆盖的地方,白亮亮特别平整。陶乃弟还对记者说,5日这个山头右侧全是油污。

  6日有雾,在大黑山山顶看不清楚油污的情况。记者决定到海里一探究竟。记者所雇的渔船顺利地到达大黑山西侧,陶乃弟和船长不时指着海面的白色带,称那都是油。据船长介绍,此处距溢油的蓬莱19-3油田三四十海里。

  陶乃弟说,指甲大小的扇贝苗很难抵抗这些油污,很可能被憋死。据了解,扇贝苗需要在海里呆到8月份,然后分笼进行养殖。

  在大黑山西侧海边,由于洋流和大风影响,油污带在记者眼中还不是很明显,只能感觉到海面很平,渔船划过浪花很少。而根据长岛有关部门的说法,对于陶乃弟所反映的情况,尚未有定论。

  扇贝减产,渔民疑与漏油有关

  本报烟台7月6日讯(记者 鞠平 崔岩) “一笼扇贝原来能收30斤,现在只有六七斤。”6日,在长岛大黑山西侧海域,养殖扇贝的渔民黄万年难过地说,附近一带出现了扇贝突然死亡的事。老黄指着死扇贝壳中黑色的油泥说,“这可能跟漏油有关系。”    6日下午,大黑山西侧的海边,老黄正忙着清理扇贝笼。现在是扇贝丰收的季节,可老黄一点儿也不开心,他黝黑的脸上挂满焦虑,眉头时而紧紧地皱在一起。对于老黄的心情,附近的养殖户都能理解,因为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焦虑。

  在老黄的船上,记者看到了一笼刚打捞出来的扇贝,扇贝笼还没打开,老黄的眉头又皱到了一起,自语道“都死了”。扇贝笼打开后,记者闻到一股臭味,扇贝笼内黑乎乎的一片,许多扇贝都被海泥包着。渔民陶乃弟告诉记者,活着的扇贝自己会呼吸,海泥就被吐出去了,扇贝死了后,海泥就慢慢将其包裹住。

  据了解,老黄今年一共养殖了3000笼扇贝,这个数目在当地并不算多的。一笼扇贝在正常年份可以收大约30斤扇贝,可是现在,差一点的只能收获五六斤,这样的损失,是老黄和其他养殖户从未想过,也很难承受的。

  今年以来长岛周边已发三次溢油事件

  “蓬莱19-3油田开建之初,是否应该来长岛进行环境调研?”提及此次溢油事故,长岛渔业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这已经不是长岛首次发生溢油事故了。    据了解,作为渤海湾海域唯一的海岛县,长岛完全是靠海吃海,渔业、旅游、风电是其主要产业。其中,渔业占据了长岛经济收入的六成。“现在长岛失海情况非常严重,与溢油损害很有关系。”

  据这位工作人员透露,自2006年开始,长岛周边海域年年都有溢油事故,以今年为例,截至目前,已发生3次溢油事故,这些事故中既有原油泄漏,也有途经船舶泄漏的燃料油。

  2010年,针对蓬莱19-3油田对长岛的影响,长岛海洋与渔业局曾专门做过一份报告。此份报告中列明,蓬莱19-3油田通过油田原油泄漏、附近轮船拖带等途径对长岛渔业造成影响。

  “2002年,鲅鱼产量平均在8000吨以上,而2009年产量锐减86%。”该报告中提及,除了鲅鱼外,附近海域的黄花鱼、对虾等甚至出现了绝产现象。采访中,渔业部门表示,附近特色鱼虾减产、绝产除了与过度捕捞有关外,海洋污染因素不能忽视。

  本报记者 崔岩 鞠平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