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广州两套出租车调价方案支持率均不足一成

广州两套出租车调价方案支持率均不足一成

2018-07-10 16:32

交易会期间,等待载客的出租车长龙

交易会期间,等待载客的出租车长龙


  广州市物价局关于出租车运费调价听证会的两个方案一公布,马上成为城中的议论热点。

  4日羊城晚报记者汇集多方声音,结果“方案二”(10元起步全天一个价)得到的支持声音较多。不过有不少市民直言:“支持‘方案二’也仅仅是差中选优”。

  声音一:两个方案都太贵

  听证会消费者代表,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浩中:

  我对两个方案都不满意,都太贵了,起步价在八九块钱比较合理。特别是方案一,夜间附加30%太离谱了,现在出租车司机是两班倒,夜班司机不是加班司机,为什么要给这么高的补贴,而且30%这个比例是怎么计算制订出来的,物价部门都没个解释。不能说夜班司机赚得少了,就要消费者给予补贴,让消费者来负担夜班司机的低收入很不合理。

  声音二:收“附加”易引纠纷

  听证会参加人,市人大代表,广州新穗巴士有限公司叶雪文:

  这次听证会的准备工作做得很详细、很扎实,比如说听证会前的“晒账本”做得很好,包括广州市出租车协会在听证会前公布了出租车承包费的具体构成,以及物价部门做的出租行业成本监审报告,都十分详细。在方案一和方案二中,都有详尽的数据,可见这次是认真做了准备。

  从两个方案来看,方案二采取10元起步价,意味着不用找零。从消费者的角度,方案二也比方案一更容易理解一些。因此,方案二更加直观,调价幅度比较小。以夜间行驶5公里为例,方案一与方案二均达到行驶里程上涨比例的最大值,方案一与现在相比上涨31.25%,方案二比现在涨6.25%,我个人更倾向于第二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操作难度相对大些,如收取夜间附加,可能会有的司机拖到开始收附加的时间段才载客,或者司机和乘客会因为何时收夜间附加而引起纠纷;二是什么才是拥堵路段,也容易引发司乘纠纷。

  声音三:司机称起步价还是低

  听证会参加人,司机代表,广州振中活通汽车出租有限公司朱胜利:

  对于新出台的两套的士调价方案,我比较倾向于第二套方案。“其实第一套的夜间附加费和拥堵费的收费是比较可行的,但是9元/2.3公里的起步价对司机而言还是比较低,不符合现在物价上涨的情况。第二套的起步价比方案一高了1元,如果真的要选一个方案的话,我觉得还是第二套比较合适。”

  “大部分劳动成果被出租车公司压榨走了,先降份子钱再来谈涨价。”

  广州出租车网论坛上的司机大佬们:

  “粤A-Taxi”:大部分的劳动成果被出租车公司压榨走了,你把价格调得再高,也改变不了司机们分到的百分比。先降份子钱再来谈涨价。

  “我心飞翔”:方案之一是虚晃一枪,内定方案之二。彻头彻尾的骗局。

  “弦枫”:第一个方案估计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实际上只升了1元,不如不升。你们看着,下个月气价肯定得升到5元。这是政府借我们的名义升价,实际是减少我们的收入。很多客人不知道的就说你们的士司机就好啦,又升价了,可以多赚点钱了。无语了。

  “goodcars”:夜间加收三成车费!!揾鬼坐咩!

  声音四:摆明了要涨价

  白领,经常在拥堵时段打的上下班的市民徐小姐:

  只有两个方案可以选?那还叫什么听证会?不是应该广泛听证后才制订方案的吗?两个方案都摆明了要涨价,怪不得说听证会逢听必涨。如果真要我选,那还是方案二好一点,但支持方案二也仅仅是差中选优。我每天打的从赛马场附近到体育东路财富广场往返,平时不拥堵时上下班,打的费用就是16元左右,但等红绿灯加上堵车一般十多二十分钟,车费一般24元左右。如果按照方案一,一堵加收拥堵费,估计车费要26元,而方案二没有加收拥堵费,估计比现在24元还低。堵车在广州这么普遍,还是方案二好一点。

  会计师,经常深夜打的的市民刘先生:

  千万别让“方案一”通过。30%的附加,以后谁还坐得起的士啊?

  不降“份子钱”,司机没多少好处

  大部分的士司机对调价“不领情”

  虽然两个听证方案都是“听涨”,貌似的士司机收入大增。但绝大部分的士司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都“不领情”,很多人表示“不拿份子钱(即承包费)开刀,不降份子钱,再怎么涨价的士司机都捞不到多少好处”。

  广骏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师傅昨天一直开着电台,留意听证会的消息。他不停抱怨:“涨那么一点点价,还不如不涨,搞到市民还以为我们得了多少好处。司机收入低,还不是因为每个月要交那么多份子钱?不拿份子钱开刀,不降份子钱,再怎么涨价的士司机都捞不到多少好处。”

  在微博上,也有很多市民将矛头对准“份子钱”。“华景里的日子”说:适当提价,让司机师傅们收入增加是好事,但是为什么一定只由消费者来扛?

  听证会消费者候补人员、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州市物价局召开这次听证会,说是因为之前收到了市出租车协会关于建立出租车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机制的申请。“但我看到那个申请函,申请理由简直太荒唐了,说是每逢政府举办重大活动,如每年两次的广交会,出租车司机的收入都会大减。”

  韩志鹏表示,广交会期间出租车司机的确是被要求空车到琶洲展馆待客,但这是政府行为,为什么要让消费者来埋单?不仅如此,协会要求建立出租车运价与燃料价格联动机制的申请理由,还包括出租车公司人员工资上涨、办公费用增加等理由,拿这些理由来要求开听证会,太站不住脚了。

  出租车企业:

  承包费已一降再降

  出租车司机要求降低承包费。不过,有出租车企业认为,近年承包费已经一降再降,其实企业的利润已没有大家想象中高。

  据悉,2007年11月,广州市已将原本属于企业自主定价的承包费纳入了政府管理,物价部门在2007年将承包费限定为8450元/车/月(一类企业)。2008年11月30日,广州市物价局再次降低出租车承包费500元、取消停车收费300元。2009年1月1日起,国家统一取消公路养路费,承包费再降100元。目前,广州市出租车承包费下调为7850元。相关人士称:“现在承包费的下降空间已经不大了,毕竟企业也要生存。”

  广州市出租车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广州出租车行业的单车每月平均利润不超过2000元,也就是全行业平均单车年平均利润2.4万元。

  物价局《成本监审报告》显示

  承包制的士运营成本:

  2.01元/公里

  这两个方案是如何制定出来的?方案定价的根据又是什么?

  带着市民的疑问,记者拿到一份广州市物价局给各位听证会代表发放的《广州市出租汽车运营成本监审报告》,这份报告正是出租车运价调不调、调多少的重要参考依据。

  报告显示,在2007-2009年度,占据广州的士大半江山的承包制车辆月均单车运营成本为13373.92元,单位里程运营成本平均为2.01元/公里;其他供车制和挂靠制车辆的成本为1.73元/公里。

  本次成本监审共抽取白云、交通、龙的等20家企业作为调查样本。因近三年来承包制车辆数呈逐年上升趋势,供车制、挂靠制车辆数则逐年减少,所以本次成本监审以承包制车辆作为核算对象。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