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浙江女富豪集资诈骗一审死刑 其父称错在太高调

浙江女富豪集资诈骗一审死刑 其父称错在太高调

2019-06-07 18:16

在一审法庭上的吴英CFP供图

在一审法庭上的吴英CFP供图


吴英父亲接受媒体采访 CFP供图

吴英父亲接受媒体采访 CFP供图


  羊城晚报记者 余 姝通讯员 初颖宇 曹晔

  四年前,因涉嫌“非法集资”突然被捕,曾坐拥36亿身家的浙江女富豪吴英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两年后,吴英被一审判处死刑。如今,二审判决结果迟迟未出炉,但浙江乃至全国的民间借贷依然大行其道,如火如荼。

  涉及“非法集资”和“民间借贷”两个不同概念,“吴英”案再度成为大众瞩目的焦点。在民间资本活跃的浙江,数以千亿的资金,正通过民间借贷的形式,在个人和企业之间流动。范围广、总量大、形式多样。无论是“从宽”还是“从严”,吴英案的判决,无疑将对中国民间金融的走向产生深刻影响。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当事人吴英的父亲吴永正,请他谈谈对于民间借贷的看法以及吴英案背后的故事。

  合理 中国需要民间借贷

  “大家都知道高利息背后会有高风险”

  羊城晚报:你一直觉得你女儿很成功?

  吴永正:是。

  第一,吴英经营思路在80后青年中是佼佼者。她所做的事业很成功;第二,她属于民营借贷,人家信不过她就不借钱给她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告状,没有人说她是骗人的。

  羊城晚报:大家都很信任她,这与她的性格有关系吗?

  吴永正:大家先是一个圈子的,很熟了才会信任你。

  我打个比方,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原本都不认识的,吴英向你借钱,你愿意么?农村里面都是很了解的。第一,你有能力,第二,信任你。民间借贷利息是比较高的,如果你失败了,你守信用的话,以后再还也还是可以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高利息背后会有高风险。

  羊城晚报:那些人知道高风险也愿意帮助她?

  吴永正:有的时候欠债也没办法,我借给你,你碰到什么事情,我只能承受,很自然的。

  “谁来养活我们?只能借钱创业啊”

  羊城晚报:你知道她借钱的过程吗?你担心吗?

  吴永正:我从来不管,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在真诚地创业。我没必要去管她。我不会担心她生意上的事情。她从2002年创业到2005年、2006年的成功,事实表明她有这个能力。借钱在我们浙江是很普遍的,没人去管的。如果她借了钱是贩毒或者吸收高利贷,这个就是不对的了。如果中国明确取消民间借贷,就达不到民间富强。

  羊城晚报:你周围有这样的现象么?

  吴永正:不要说周围,我自己在外面创业的时候就曾经借过。

  羊城晚报:你过去在外地当包工头的时候借过钱?

  吴永正:我们当地,人多地少,自己要谋生,谁来养活我们呢?只能借钱创业啊!

  “出现资金周转问题,不能偷钱吧”

  羊城晚报:有人说吴英案发后,对当地的民间借贷有影响。

  吴永正:谁说的?到现在为止民间借贷都很红火。中小企业普遍存在融资难,民间借贷一直盛行。当初金融危机,所有民营企业都出现了资金周转问题,向谁要资金呢?不能偷钱吧。

  中国需要民间借贷。第一,民营企业和民间的发展,不是坐办公室就可以坐出来的,是靠老百姓拼出来的。第二,大家被生活所迫。我上世纪80年代到西北搞工程,他们都说你们南方人聪明啊,要知道,南方人是被逼出来的。

  案子她错就错在太过高调

  “没有去骗人家为什么要认罪?”

  羊城晚报:你现在还能看到吴英吗?

  吴永正:唉,我们见不到吴英的。每次都是上庭的时候才能见到。平时靠律师带个信什么的。

  羊城晚报:二审的时候,吴英当庭承认“非法吸收存款罪”。你说这是没有骨气的做法,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吴永正:我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

  我可以理解她认罪,吴英在压力或者暗示之下才认罪的。有时候对一个孩子来说,真的是无奈之举。人在屋檐下得不低头。但是她要有原则。没有去骗人家为什么要认罪?她如果不是为了发展,不是为了把企业搞大,她本身就不愁吃不愁穿,她何必去骗人家?

  吴英曾遭绑架但公安机关没立案

  羊城晚报:吴英曾遭人绑架,你知道么?

  吴永正:她是2006年12月20日被绑架的,开始我不知道,她回来我也不知道。绑架者其实就是强迫吴英写下了一些东西,让吴英把一个亿的资产进行转让。

  羊城晚报:后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永正:她慢慢告诉我的。我从法院的调解书也分析出不对劲了。他们27日告本色集团,28日调解书就下来了,法院起诉了。吴英是28日晚上才恢复自由的。

  羊城晚报:公安局没有立案么?

  吴永正:吴英放回来后东阳市公安局为她做了笔录,但并没有立案。此后本色集团办公室又收到一封信,内含两枚子弹。信里面说吴英抢他们的生意和饭碗了,要求吴英给他们在指定的账号上汇200万元。是我去公安机关报案的,但是也没有立案。

  “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相信法律的”

  羊城晚报:2007年2月7日吴英被捕当晚,改变了她一生吗?

  吴永正:没有办法啊,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相信法律的。少数人员不可能一手遮天。

  羊城晚报:她曾经说她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犯了一点点错误,你觉得她犯了错吗?

  吴永正:她错就错在不应该高调。如果自己过好,有钱就可以了,何必管这个集团?吴英这个人就是太善良,有些道理她也清楚,钱多了也带不走的,只能做贡献。

  羊城晚报:现在二审结果迟迟没出来,作为吴英家属怎么办?

  吴永正:我刚打过电话,但是省高院的人说高层出差了。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月之前打了电话,他们要我不要急,把这个事情搞扎实了。

  事业令父亲“自豪”的创业者

  “农村女孩子自己白手起家,很不简单了。”

  羊城晚报:你曾经说:“很自豪地说,吴英不是一个骗子。”你用到了“自豪”这两个字。

  吴永正:如果她骗人的话,我头抬不起来的。我们不去害人,以自己诚心去对待别人,况且一个农村女孩子,自己白手起家,很不简单了。

  羊城晚报:除了金钱以外,你认为她还有其他成功的地方吗?

  吴永正:创业者必备的两点:吃苦精神和敢拼。比如她做美容业的时候,从早跑到晚,还要去广州进货。她吃饭很随便,一个辣椒一碗饭就可以了。

  羊城晚报:吴英说过,“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的脾气像爸爸”。作为父亲,你觉得你女儿是个怎样的人?

  吴永正:很直,敢想敢做。

  “吴英自己创牌子自己去洗脚”

  羊城晚报:她曾经帮百姓义务洗车,轰动一时。

  吴永正:这是她的一种经营思路,增加她企业的形象,不是永远都免费的。洗车本身成本很低,但车的保养、美容、修理这几方面很赚钱。

  羊城晚报:她涉及的面很广?

  吴永正:她都是一条龙的服务。

  羊城晚报:她企业里有个浴足中心叫千足堂,是你负责吗?

  吴永正:本来想建浴足堂的分店,但在东南小县城,浴足堂本部不愿意她加盟。吴英就自己创牌子,自己去洗脚。我当时在义乌的时候去看看,她把我放在那里。我就管管人事,其他方面我不负责。

  初衷希望女儿读书考大学

  “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羊城晚报:吴英成为亿万富婆后,你们全家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