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安徽临泉7千亩耕地被毁 监管部门收逾千万默许

安徽临泉7千亩耕地被毁 监管部门收逾千万默许

2019-09-11 20:46

  新华网合肥6月20日电

  题:7000亩耕地被毁占 监管部门竟是“保护伞”——安徽临泉县百座“无证”砖窑违法占地调查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姜刚、白斌

  中央三令五申严禁触碰18亿亩耕地“红线”,而在九成耕地为基本农田保护区的安徽省临泉县,7000亩耕地被上百座“无证”粘土砖窑厂“侵占”。令人吃惊的是,如此大规模的占地,无一获得用地审批,相关部门的监管竟变成堂而皇之的收费。近两年,仅当地国土资源局收取的费用就达1400多万元。

  “吞噬”耕地7000亩 砖厂用地无一获审批

  临泉县是安徽省农业大县,总人口约230万人,拥有耕地186.2万亩,基本农田保护率为89.7%,基本农田在当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记者日前在临泉县采访,农民们纷纷反映,遍布全县的一座座砖窑厂,像一只只“吃地”的“老虎”,日复一日“吞噬”着这里的良田。

  在杨桥镇冷楼村,3座轮窑厂正在如火如荼地生产。记者尾随一家窑厂的取土车来到取土现场,看到这里的地已被挖得千疮百孔,四周都是刚收割完小麦的麦茬地。在这里打工的四川省宜宾县孔滩真说,“我在附近的窑厂工作3年了,这里去年还是玉米地,大概有几十亩吧,没想到现在被挖成这样,太可惜了。”

  单桥镇周庄村的一陈姓农民告诉记者,村里建了座窑厂,需要用地,“我租给窑厂4.2亩承包地,年租金4200元,也知道这样有些问题,因为如果都是如此,国家的粮食产量就没法保障了。”

  对有些农民来说,卖地给窑厂是迫于无奈。杨桥镇冷楼村民谈可欣(化名)告诉记者,要是不卖地给窑厂主,窑厂就在农民土地边挖很深的坑,一下雨地就自然塌陷了,为了降低损失,很多农民便被迫卖地。

  临泉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春雨表示,按年产1800万块砖左右的窑厂年需用土8亩估算,全县砖窑1年累计可“吃掉”可耕地1000亩地。“这个账我们也算过,这些砖窑早一天取缔,我们也早一天安生。”

  按规定,禁止占用耕地建窑,但现在当地竟有116座砖窑厂获得了采矿权许可证编号。考虑到用地审批手续“谁签字谁负责”的原则,土地管理部门的几位负责人无人敢签,结果当地152座砖窑厂的“临时用地”无一获得用地审批手续,全部涉嫌违法生产。临泉县国土资源局地矿股工作人员、原股长张文海承认,全县窑厂累计违规、违法占用土地7000多亩。

  “集体”收费“保”生产 监管部门沦为“保护伞”

  大批砖窑厂没有用地审批手续为何能长期大量占地、疯狂“吃地”?窑厂主们告诉记者,他们只要向相关部门缴费就可以。

  “一个砖窑厂要想‘和谐’生产,每年必须上缴约20万元的各项费用。”临泉县杨桥镇一砖窑负责人邢顺利说,因为窑厂较大,他每年上缴的税费在20多万元。

  “我们要是不交钱,我们就烧不了砖。”邢顺利告诉记者,每年春节时候,连慰问五保户的钱,都是砖窑厂给出的。

  正是在“保护伞”下,临泉砖窑厂主们赚得盆满钵满。牛庄乡宁大村一砖窑负责人牛坤说,一座年产2000万块砖的普通轮窑,投资大概100多万元,按一块砖7分钱的利润算,年利润可达140万元,除去向政府缴纳的各项税费外,差不多一年就能将投资赚回来。

  到底有多少部门在收费呢?“像国税局、地税局、国土局等多个部门都来收过费,一般是打电话,限期多少天,到哪里交钱,否则,窑厂就得整改或停产,那样损失更大。”齐超(化名)说,“给这些部门交钱,能有一半部门给发票就不错了,其他都是白条,说白了,这样交钱就是为了买平安。”

  记者辗转了解到,国土资源局是其中名副其实的“收费大户”。据该局的一份财务数据显示,2008-2009年度和2009-2010年度,全县砖窑厂需上缴矿产资源补偿费、采矿权使用费、采矿权价款、土地复垦费等4项费用,分别达到718.1万元和743.6万元。

  在2009-2010年度的两张缴费清单上,记者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列出了106名窑厂主的名单,最多的缴费12.8万元,最少的缴费也有2万元。当记者问及这些砖窑厂均没有用地审批手续,涉嫌违法生产经营,为何国土部门还要收费,是否默认其合法性?王春雨没有回答。

  与此同时,由于政府和窑厂的“默契配合”,致使国家各级政府下达的“在城市规划区内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规定,成为一纸空文。在临泉县文联院内的一处3层建筑工地上,建筑方负责人刘子红介绍说。

  “利益链”亟需斩断 “红线”保护不容践踏

  针对粘土砖窑泛滥现状,当地群众纷纷诉苦,“违法占地、毁地究竟谁来管?”由于砖窑厂属于非煤矿山系列,记者来到主管非煤矿山工作的临泉县经信委。该委负责人李成显表示,县经信委只能起到协调作用,而不能直接管理,因为采矿权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营业执照都是其他部门颁发的,“我们什么证也没发,具体执法权也没有,你叫我们如何去管砖窑厂。”

  安徽省经信委非煤办副主任丁楠生表示,从我国土地管理法关于禁止占用耕地建窑来看,有关部门给这些砖窑厂配发采矿权许可证编号,如果占用的是耕地,这本身涉嫌违法。砖窑厂大肆占地进行生产,国土部门一方面未审批,一方面却又大肆收费,这种行为肯定也是违规的。

  “通过交钱,无证砖窑厂肆意违法占地,势必会严重践踏基本农田保护区,这与坚守耕地‘红线’背道而驰。”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原副会长程必定认为,砖窑厂沦为政府的“摇钱树”,释放的是危险的信号。

  对记者追问的违规砖厂的“收费行为”,临泉县国土资源局避而不答,而是将话题转移到对砖窑厂的取缔工作“难度”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李东升说:县国土部门虽有对土地违法案件的受理、立案、查处权,但涉及到取缔关闭砖窑厂工作,只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才能执行,若没有其他部门的配合,显然完不成取缔关闭的目标。

  记者调查还发现,临泉县环保局6月8日下发《全县2011年1-5月污染减排情况汇报》,该县近两年并未出台关停粘土制砖类砖瓦窑业的政府文件。张文海也表示,2009年10月以来,县国土部门结合执法监察情况,按批次上报拟取缔关闭企业名单,但至今为止,县里关于砖窑关闭工作仍没有任何“行动”。

  程必定认为,县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暧昧态度,令人费解!这种违法违规用地行为屡禁不止,其实就是利益作祟,政府部门只收费不监管,已经和砖窑厂形成了可怕的利益共同体。既然这么多部门收费,就是集体“默认”其生产的合法性,那么出现多个部门管不住一个无证砖窑厂的怪相,也就不足为奇了。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 相关报道:

  村支书被指未获审批侵占耕地建4层小楼

  夫妇因耕地被侵占相约上吊自杀

  利民砖厂侵占农民耕地

打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