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跟版网模板 > 浩博国际vinbet > 教授谈语文教育脱节:高考许多题我也答不好

教授谈语文教育脱节:高考许多题我也答不好

2019-11-08 21:26

6月7日,2011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图为广西防城港市几名考生在考场里,准备开考。梁富盈 摄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6月7日,2011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图为广西防城港市几名考生在考场里,准备开考。梁富盈 摄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中新社北京6月19日电 题:母语教育问题多 汉字水平待提高

  中新社记者 马海燕

  “刚刚结束的高考许多题目如果让我去答,我也答不好。”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今天表示,中国的语言文字应用与教育脱节已经到了需要全社会重视的程度了。

  答不好高考题的不只崔希亮,记者林天宏发现他自己的文章进入了今年高考语文现代文阅读,自己也做不对针对文章设置的题目。

  从小学、中学,经过层层考试选拔到了大学、研究生阶段,学生熟悉了考试技巧,却失去了运用语文的能力。“导师给学生改论文除了内容,很大部分都是语言文字的问题。”身为教授的崔希亮很感慨,不仅是高考,整个社会语言文字运用水平下滑,让人不得不担忧我们的语文教育哪里出了问题。故宫博物院“撼”、“捍”不分,让人遗憾;电视字幕错字不断,对观众误导多深很难说清。

  一面是母语受冷落,一面是举国学英语。从小学到研究生乃至工作后评职称都要考英语。英语四六级考试要求学生达到多少单词量,但对于汉语认字则没有相关要求。崔希亮说,现在中国人认字数量在2000到6000字之间徘徊,再多一点的字就不认识了,更别说繁体字、书法中的异体字了,长此以往对传统文化传承的影响不容小觑。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对母语缺乏完整的评估体系,大中小学语文教育听说读写的标准不清,是现在语文考试与运用脱节的重要原因。王登峰讲起一个故事:大数学家苏步青考学生时曾让学生先考语文,语文不过关的,不让参加后面的考试。而现在只听说英语不过“后果很严重”,没听说语文不好会对求学、工作有什么实际影响。在整个社会忽视语文教育的情况下,“说话像书面语,写作像口头语”的笑话也就见怪不怪了。

  其实,教育部和国家语委联合推出《普通话水平测试》已经17年,共测试7000多万人;推出《汉字应用水平测试》也有4年,累计参加考试人数9万多人。王登峰说,执行得最好的是中小学教师和中央媒体的播音员、主持人,问题最多的是公共服务领域。

  有关方面希望这两项测试能促进教育改革,促进劳动者职业能力的提高。但实际情况是,许多学生宁可花大把时间、金钱、精力去考托福、GRE,却少有人愿意考普通话和汉字。当然,与毕业要求挂钩的师范、播音类专业学生除外。“没什么用”是大部分学生最直接的想法。

  王登峰说,语文能力是一个人综合素质最重要的基础,也是一个人思维方式、价值理念最重要的表现方式。中国的汉字应用水平测试已经像托福、GRE一样,建立起初具规模的基于现代题目反应理论的题库,但何时对整个社会语文教育和语文水平提高产生影响还未可知。(完)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打赏我吧